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此人杀心太重 > 第五百零三章:天下自然有人能压过本殿主,但……
    “参见殿主,二位大人。”

    叶星福身一礼,神情恭敬。

    服下人参果后,叶星整个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扫脸上皱纹,皮肤细腻白皙,中年模样,也变成了年轻少女模样。

    更重要的是,身上有一股生机力量,显然是续命不少。

    林有道变化也不小,三分之一的人参果,让他寿元增长了一些,修为大进。

    “叶星,随本殿主去圣林,林有道,你镇守江府。”江道明淡淡道。

    “是。”林有道恭敬道。

    小云现在还弱,不适合露面,一位天生神圣,一旦泄露出去,两大圣地都会疯狂。

    小云一个在江府,江道明也不放心,让林有道在府内陪同最好。

    “多谢殿主。”叶星跪拜下来,重重叩首。

    江道明一抬手,留下一道龙象天雷给林有道。

    龙象祥云汇聚,带上叶星,御空而去。

    “殿主,同去。”

    李玄青和释明和尚连忙跟上,一起踏上龙象祥云。

    龙象祥云破空而去,前往圣林皇朝。

    圣林皇朝,有一片神圣之林,里面有一道神圣之泉。

    传闻,神圣之泉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也是续命神药,能让人续命百年。

    续命百年之后,再服用神圣之泉,便只能当做疗伤药了。

    “殿主,此行圣林,为小姐报仇便可,若是闹出太大,恐生祸端。”

    叶星低声道:“传闻圣林皇朝,与青皇圣地有些渊源。”

    “哦?”江道明淡漠道:“和青皇圣地有何关系?”

    “这是宫中传言?圣林皇朝开国皇帝?乃是青皇圣地一位弟子,虽然圣林大帝坐化?这层关系淡薄了?但也是渊源。”叶星道。

    “不过是久远前的一层关系,殿主与青皇圣地也算是有关系。”

    李玄青笑道:“我们这次人神禁区?还和青皇圣女出生入死呢。”

    “阿弥陀佛,青皇圣地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殿主的面子?一定会给。”

    释明和尚道:“这次大典出事,若非殿主,青皇圣地的脸面都丢尽了。”

    江道明没有言语,全力催动龙象祥云。

    半个时辰后?四人来到圣林皇都上空。

    江道明没有犹豫?直接降临皇宫。

    “什么人?”

    一声冷喝响起,一位地仙冲天而起,拦住去路。

    轰

    一道灰蒙龙象之力扫过,地仙直接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大乾除魔殿殿主?江道明,前来讨一个公道!”

    江道明声音如同九天雷霆?响彻皇宫上空。

    嗡

    虚空震动,一道道阵法亮起?浮现万千神光,一道道阵法纹路显化而出。

    昂

    哞

    龙象齐鸣?十二龙象浩荡而出?恐怖力量震荡?剧烈震动,浮现无数裂纹。

    轰隆隆

    恐怖的气浪冲击,阵法破碎,狂暴的龙象之力扩散出去,冲击整个皇宫上空。

    “拦住他。”

    “有人擅闯皇宫,杀无赦!”

    无数金甲护卫,冲杀而来,可还没等他们近身,全部横飞出去。

    狂暴的龙象之力,这些护卫根本抵挡不住。

    “让他们进来。”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从皇宫内传来,

    护卫们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江道明四人。

    江道明神情冷漠,带着三人直入皇宫。

    大殿内,文武百官位列两旁,圣林皇帝高坐皇位之上,神情沉重。

    “江殿主,不知我圣林皇朝,何处招惹了你?”

    圣林皇帝皱眉,凝重地看着江道明。

    江道明神情淡漠,圣林皇帝实力不错,天仙初期,头戴冕冠,蓄着胡须,神情沉重。

    “参见陛下。”叶星走了出来,躬身一礼:“奴婢本是叶珊娘娘身边的丫鬟。”

    “是你?”

    圣林皇帝目光一闪,道:“朕想起来了,你如今模样,想必是得到了造化,怎么,江殿主是为了叶珊那贱人而来?”

    “为罪孽而来。”江道明漠然道:“叶珊惨死,遭受毒手,此等罪孽,本殿主身为除魔殿殿主,不得不管。”

    “殿主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

    圣林皇帝还未开口,殿内的文武百官们怒了。

    “你只是大乾的除魔殿殿主,又非我圣林的。”

    “就是,就算是殿主,你还能管皇家之事不成?”

    “难不成,你们大乾皇帝,若是犯了罪孽,你也执法?”

    百官们纷纷出声,怒声道:“你这是以下犯上!”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江道明冷声道:“就算是大乾皇帝,犯下罪孽,本殿主一样审判!”

    “殿主真是好本事。”圣林皇帝冷声道:“不知这话,大乾皇帝听见了,会如何做想?”

    江道明漠然道:“陛下还是休要挑拨离间,本殿主此次前来,乃是为了叶珊之事,不要浪费本殿主时间。”

    “殿主,圣林后宫之事,你本就无权过问。”圣林皇帝冷冷道:“你自称执法者,可你为了一个贱人,来质问朕,又是哪门子执法?”

    “陛下,您误会叶珊娘娘了。”叶星连忙道:“叶珊娘娘并没有玷污皇室名声,那孩子,只是娘娘收留的可怜孩子,又不能带回宫中,便让奴婢在外照顾。”

    圣林皇帝冰冷地道:“那孩子呢?带出来,让朕看看,朕自能看出,是否与叶珊有关系。”

    “陛下要看可以,可随本殿主前往大乾,但若是证实,与叶珊无血缘之亲,陛下如何做?”江道明冷声道。

    圣林皇帝皱眉:“大乾?你们是处心积虑想要动手了,朕若去了大乾,且不说会不会留下朕,谁能保证,那孩子是之前那个孩子?”

    “就是,你们若是随便找一个孩童冒充,自然不可能是叶珊的孩子?”一些大臣出声道。

    大臣们出声道:“陛下,依臣看来,这四人就是来找麻烦的,想要污蔑陛下。”

    江道明神情一冷,龙象之力浩荡而出,威压整个宫殿:“本殿主的耐心尽了,若是圣林皇不愿意弄清真相,本殿主只能以本殿主的方法,清理罪孽!”

    “放肆!”圣林皇帝愤怒起身,怒声道:“江道明,你别太嚣张,真以为天下无人能治你不成?”

    “天下自然有人能压过本殿主,但此人,绝不在圣林!”江道明背负双手,傲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