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配
    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皇上转头朝太后看去。

    太后非常入戏的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看着周青,仿佛下一瞬就能被气的原地去世。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咬牙切齿,太后怒火滔天。

    “铁证摆在面前,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哀家给你机会,你倒是给哀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周青瞧着太后和皇后,这姑侄俩把戏演的几乎是天衣无缝。

    仁至义尽被她们占全了。

    提了口气,周青不卑不亢道:“太后娘娘怎么就能确定,这匣子里装的,就是我的贺寿礼?”

    周青这话一出,皇后直接气笑了。

    “这满京都的,谁不知道,你的贺寿礼是这个!”

    明和坐在那里,眼皮狠狠跳了一下,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

    周青迎上皇后,正面刚道:“满京都的人都知道,我的贺寿礼是这个,那是因为我在买了原石的当天,闹出的动静有点大,但是,这并不代表我那天买了原石今儿就要送原石,皇后娘娘怎么确定,这原石就是我送的呢?”

    皇后立刻沉着脸,不耐烦道:“谁送了什么礼,内务府都有登记,本宫自然知道。”

    周青笑了一下,“内务府都有登记,按照娘娘的逻辑,那是不是此时此刻,内务府的人就在偏殿候着?手里拿着登记册?”

    “这是当然!”

    周青就朝皇上看去,“陛下英明,臣妇与沈励一样,爱国尽忠,绝不会做出如此损伤朝廷稳定的蠢事,臣妇清白,此事着实冤屈?还求陛下能替臣妇伸冤。”

    顿了顿?周青又道:“既然内务府的人拿着册子守在偏殿,还求陛下彻查臣妇送的礼物和这宫女拿上来的?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皇后眼皮不由的抖了一下?下意识朝太后看去。

    太后向皇后递了个稍安勿躁放心没事的神色。

    皇上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内侍总管立刻亲自去执行。

    满座朝臣及内眷?安静如鸡(兴奋如狗)的吃瓜。

    沈明珠盯着周青,眼底的恨意与快意并存。

    她就不相信今儿周青能逃得掉。

    石月馨急的满手心的汗?却恨自己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不由得心头加重了几分对沈励和宁王府世子的厌恶。

    都说沈励是离京办公,可事实呢?

    一想到那天半夜的事,石月馨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消片刻,内侍总管引着内务府一个小太监进了大殿。

    小太监手里捧着一本册子?他急步上前?问安行礼,“启禀陛下,这便是此次贺寿礼的登记册,全部都在这上面。”

    皇上没说话,内侍总管将登记册拿起?直接递到皇后手中。

    “娘娘请过目。”

    皇后青着脸,怒道:“本宫看这个做什么!要查账的可不是本宫!”

    内侍总管犹豫都没有犹豫?转头将册子送到周青那边。

    周青直言不讳,“我不识字。”

    内侍总管

    众人

    这种凝重的气氛下?这四个字,格外诡异。

    沈明珠嘲讽的嗤了一声?周青立刻向她看过去?“你在瞧不起我?”

    沈明珠顿时面容一僵。

    她刚刚那嗤的一声?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她甚至怀疑,声音根本没有发出。

    周青怎么听到的。

    不等沈明珠反应过来,周青跟着就道:“你娘睡了自己姐夫,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

    众人

    整个宴席大殿,顿时气氛诡异被推上极致。

    这种粗鲁的话,周青是怎么说出来的!

    沈褐先被周怀山骂煞笔现在又被周青这样踩,气的浑身打颤,“够了!”

    就在沈褐开口一瞬,周怀山幽幽道:“这里唯一的九五之尊是陛下,除了他,谁配说这两个字,连你也要觊觎皇位了?给你你敢坐吗?你家也姓苏吗!”

    镇国公府,苏姓。

    周怀山一句话怼了沈褐,吓得沈褐瑟瑟发抖朝皇上看去的同时,也彻底激怒了太后和皇后以及一众太子党,并二皇子。

    二皇子爱慕沈明珠,周青这样当众打黄氏的脸,二皇子忍无可忍。

    只是太子比二皇子动作更快一步。

    太子第一个朝周怀山发出质问,“你什么意思!”

    周怀山一脸平静,“谁不知道,咱们朝,太后与皇后这两个尊贵无上的娘娘,一向都出自镇国公府。

    而历代帝王,都是太后的儿子。

    所以,草民刚刚的话,有问题吗?”

    太子被周怀山堵得张不开嘴。

    谁都知道,刚刚周怀山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可谁敢把周怀山真正的意思说出来!

    周怀山说罢,还特意盯了太子一眼,确定太子开不开口,才悠悠收了目光,然后朝内侍总管伸手,拿过那册子。

    “既然所有人的贺礼都在这册子上,那草民就斗胆翻一翻。”

    册子翻开,周怀山上下扫了一眼,“镇国公府,鸡翅木匣子送吉祥如意刺绣一幅,刑部尚书府上”

    皇后打断了周怀山。

    “找你家的!”

    周怀山轻轻抬眸,朝皇后看过去,“为什么单单找我家的?”

    皇后气的咬牙,“你说为什么!”

    周怀山就嘴角一扯,憨厚老实的面上露出一副不羁的笑容,“草民不知道为什么!

    今儿,太后娘娘一时兴起,要看草民家的贺礼,结果就在贺礼中发现了巫蛊之术。

    但是草民和草民的女儿清清白白并未动过什么手脚。

    所以,草民合理猜测,是有人要害太后娘娘,只不过,草民家的贺礼被人顺便利用了!”

    皇后听着他这一番胡扯,眼睛都睁大了。

    一国之母忍不住心里爆粗口:你他么的在胡说什么!

    周怀山不再看皇后,而是朝皇上看去,“陛下英明,不如把镇国公府,大理寺卿府邸,刑部尚书府邸,工部尚书府邸,京兆尹府邸,刑部侍郎府邸,威远侯府邸,端康伯府邸,这些送来的贺礼,全部查一查,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

    “你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皇后怒道。

    皇上却兴致盎然一抬手,“准!”

    “陛下!”皇后转头朝皇上看去,“太后娘娘被周青诅咒,陛下不为母后做主彻查此事,怎么由着周怀山胡闹!”

    皇上凉凉瞥了皇后一眼,没接这一茬,算是彻底给她一个没脸。

    皇后气的差点原地吐血。

    内侍总管动作很快,片刻功夫就把周怀山点名的这几家的贺礼全部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