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阮小离 > 第816章 为她着衣梳发
    腹部被坐的一瞬间萧阖岐身体紧绷了,他看着身上迷糊的人。

    “谌离,你……”可不要乱来啊。

    本身他就喜欢她,她这样在他身上作乱,他哪里还能忍得住啊。

    萧阖岐尽量的控制自己的身体。

    而阮小离揪着他衣服不放手,甚至还锤了他两拳,大概是因为喝醉了,那两拳也没力到不痛倒是挺痒的。

    “你这哪里是在我头上作乱啊,你这是在我身上作乱。”

    “嗯?

    这样不算吗……那我就爬你头上去!”

    说着她真的往上挪动了!两人身上的衣服繁琐,稍微挪动,摩擦都是很大的。

    萧阖岐呼吸一顿,他赶紧禁锢住她。

    “谌离,不要动。”

    “凭什么不要动啊,你怕我了?”

    她身上浓浓的酒味。

    “不怕……也怕。”

    “说甚么呢,听不懂。”

    她继续乱动,丝毫没有发现不对劲一般。

    萧阖岐一个用力翻身把她压住:“谌离,你喜欢我吗?”

    他很郑重的问道:“你喜欢我吗?

    你爱我吗?

    我喜欢你,我很爱你,从几年前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以为自己好男风,谁知你竟是个女孩儿,但是无论你是男是女我都爱慕你。”

    越是爱慕越要敬重。

    他想知道她的心意。

    如果无意,他……就当做刚刚只是她醉酒罢了,醒来之后他不会告诉她。

    阮小离晕晕乎乎的躺在地上打着酒嗝,一双眼睛起着水雾看着他。

    萧阖岐有些急切:“说话,乖,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她抬头看着他,就是不开口。

    萧阖岐哭笑不得:“你真是妖精啊,害得我不上不下,谌离,开口说句话吧,无论是什么结果都给我个了断吧……嗯?”

    现在这样简直要他半条命。

    小恶早就把光屏给黑掉了,只能听个声,它还不确定今天晚上要不要关小黑屋。

    听着世界男主说的话,小恶都心疼他。

    “小离,你给他个痛快吧,这么吊着一个男人不厚道。”

    “嗯。”

    阮小离根本就没有醉,今天晚上只是想要达成事儿而已。

    她当然喜欢萧阖岐,而且这个世界欠了他诸多。

    从来到这个世界遇到他开始就接受了他的照顾,他总是无怨无悔的对她那么好,就算她背叛了伤害了他,这个男人还是不求回报的披荆斩棘来到她的身边。

    “小恶,小黑屋吧。”

    “好的。”

    小恶把自己关小黑屋的最后一瞬间突然感觉小离刚刚的犹豫不会是害怕吧?

    明明今天晚上阮小离就是故意的,可是临门一脚了偏要吊着世界男主,该不是害怕后悔了吧。

    但是这种情况后悔了也跑不了了吧。

    天不怕地不怕的阮小离,也有害怕的事儿。

    阮小离打了个酒嗝把头侧向一边,平日里白皙的脖颈此刻因为喝醉了呈粉红色。

    “你喜欢我?

    真的吗?”

    她声音没有那么的迷糊了,她似乎清醒了。

    萧阖岐声音沙哑:“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为什么来这呢。”

    “原来你喜欢我,我说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呢?

    好到让我感觉不真实,好到……让我以为你这个人都只是我幻想出来的。”

    南之谌离从小到大都很苦,苦到偶尔幻想会有个人对自己好。

    萧阖岐眼帘颤动,他怜惜的伸手抚摸着她的发丝:“我是真的,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吗?”

    “嗯……”“那谌离喜欢我吗?”

    “嗯。”

    “……愿意吗?”

    他隐忍的问道。

    “嗯……”……殿内的灯火无人吹灭。

    蜡烛烛心没人剪断一直燃烧着,燃过半后火苗晃动整个殿内物件影子也在晃动。

    凌更时分,长蜡燃尽,大殿一片漆黑。

    天蒙蒙亮了,金黄色的龙榻之上被子有些凌乱。

    一只纤细的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阮小离迷迷糊糊的起来。

    她精神不济浑身都疼。

    萧阖岐也起身了,他扶着她坐好,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别着凉了。

    “坐着醒醒神,我去给你拿衣服。”

    “好。”

    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

    萧阖岐去屏风边拿来了崭新的龙袍,龙袍反锁里里外外好几件。

    他给她一件件穿上。

    阮小离穿好衣服之后眼睛还是肿的,她眯着眼睛软绵绵的委屈的说:“好困啊,我不舒服。”

    可是要上朝啊,谁让她是皇帝呢。

    萧阖岐心疼极了,同时懊恼昨天晚上的自己,不该折腾的那么晚了。

    本就喝了酒宿醉,他还对她……现在天不亮又要起来,她肯定非常难受。

    萧阖岐抱着她:“我在金龙殿后等着你。”

    他没有权利让她不上朝,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金龙殿后等着她下朝归来。

    “嗯。”

    萧阖岐帮阮小离把头发梳好,长长的浓厚的头发扎于头顶,戴上玉冠。

    此时屋外也传来了脚步,大太监来了:“皇上起了吗?”

    皇上从来不让他们进去伺候,每天穿戴衣裳梳理头发都是皇上自己亲力亲为。

    大殿的门打开了,身穿一身明黄龙袍的阮小离沉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

    太监赶紧行礼。

    阮小离没有理搭人,越过太监就直接往着金龙大殿方向而去。

    太监抬头的时候一头汗,这是怎么回事,皇上今日心情不好?

    莫不是皇上有起床气?

    大殿之上,近几日每日早朝大臣都在逼迫阮小离选妃,旱情拖了数月还没有解决,而边关,昨夜北寒大军已经袭击了南国。

    一堆焦头烂额的事情,大臣们在朝堂之上吵得不可开交,问计策没计策,七嘴八舌。

    下朝了。

    阮小离脸色很差,她拖着沉重的身子离开龙椅,还没有出金龙殿就看见了后殿柱子边站的男人。

    “进来多久了?”

    “一直都藏在那。”

    他担心她所以就进来了,一直隐藏在那柱子后看着她劳心劳力的想挽救很多东西。

    萧阖岐走了过来。

    阮小离:“一直都藏在那,那你也听到了,刚刚我妥协了,三日后就要大选,选皇后,选四妃。”

    “选妃好啊,省得每日早朝他们都来逼你。”

    “我选妃你不吃味吗?”

    “吃味什么,难不成你还要选男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