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镇世决 > 第291章 陷阵之志,向死而生
    现场大约停滞了几秒钟,而后,“簌”,声音很急促,那团黑影猛地转变了方向,向白涟舟冲了过来。

    拦不住了,当然也没有拦的必要。

    黑夜神教徒会清剿视线范围中的所有敌人这是公知,新兵们因此恐惧,因为他们在找到光明神教徒之前不会脱离战斗,横冲直撞,猎杀一切。

    而它们在具有绝对目标时,速度会瞬间到达极限。

    白涟舟,就是它的清剿目标。

    黑雾移动太快,已经不是神统军士兵能够跟上的程度,在这场多对一的围剿战之中,人类一方处于绝对劣势。

    “跟上快!跑动起来!”

    嘉娜慌了,颤抖着下达命令。她知道,白涟舟是“襁褓中的蓝期”,他的实力可能不足以对抗处于狂怒状态下的亡灵死士。

    于是她冲第一个,她不能丢下自己的兵不管。

    新兵团迅速调转方向,从多个方向跃进,营救目标。

    但在白涟舟眼里,谁营救谁,尚不明确。

    叮铃铃

    锁链在半空中响动,格温德林腾跃的同时向下方俯冲,但一瞬之间,地表巨大的灵力波动震断了树杈,整个人扑倒在地。

    她很快爬了起来,在身体还没完全站稳的情况下,手臂的灵力已经蹿了出去,流星锤仓皇地弹射而出。

    此刻,所有人都在忙乱,全然不像刚刚秩序井然的神统军队。

    白涟舟,是他们唯一的“火种”,是唯一的光。

    第三小队的伤员迅速撤离,其中两具尸体留在了林中,来不及清理。

    所有人,拼命俯冲。

    “不要冒进!不要冒进!全体散开!”嘉娜仍在嘶声力竭地喊。

    但她的声音,已经在无数脚步和灵力风暴之中被淹没了。

    那个距离白涟舟的士兵想退,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完全不敢撤退一步但也没有勇气,用自己的命去帮他挡命。

    视线中,三四十个士兵,相识的贮备军,和稚嫩的新兵面孔。

    阵型散了。

    而他们保护的少年,开始拉弓。

    黑雾猛然加速,以势不可挡之势杀向白涟舟。

    与此同时,这一瞬,砰!

    光芒乍现。

    骤然间,金光普照,而亡灵死士的位置是致命的林间空地,相当于活靶子。

    这一箭直直洞穿内核。

    但就当所有人都觉得这团黑雾会顷刻间溃散的时候,森林之中又是窒息一般的寂静。

    白涟舟和亡灵死士同时停住。

    光箭在刹那间幻化做气流,从少年和黑雾之间穿过,两侧奔跑而来的人群顷刻间扭动成一团虚影,模糊,氤氲,再重新变得清晰。

    下一瞬,喀嚓喀嚓

    黑雾有形地颠动了一下,气流开始结冰。

    如当初在创世神殿上那样,空气箭在到达彼端时灵力没有结束,而是听从白涟舟的指令,一秒之内由风元素转换为水元素,将雾气全部凝结!

    而树干之上,格温德林的锁链恰逢其时地落了下来,在那大冰球上绕了四五圈,钪啷啷,流星锤落地。

    灵力波顷刻间停止。

    “第二小队增援!”

    嘉娜已经准备好了,同身侧士兵迅速冲上前,无数柱状气流沿地表拔地而起,迅速向被控制住的亡灵死士窜动,仅仅几秒钟时间,完成封印。

    直到这一刻,白涟舟身上的灵力涌动才逐渐熄灭。

    嘉娜走向自己的那一刻,甚至还有刚刚格温德林用锁链将她救下的那一刻,让白涟舟恍惚间觉得这一切都要完了。

    连射这一箭的时候,他都在想,不论如何,死就死了。

    与亡灵死士对冲是一件冒险至极的事情,某种程度上来说,敢这么做的只有他一个。

    比起与黑雾相撞,他更不希望自己的队友与之相撞。所以当嘉娜的距离不断拉近的时候,白涟舟已经化守为攻了。

    那是他未来的团长啊,那是会为凛夜争取飞行任务,会亲自给他们挑选坐骑,会在雪崩时为大家撑起保/护/伞的嘉娜中校啊。

    所以退后,站到我后面去,老子要杀了它不,射个窟窿,弄成个活体标本,献给我的长官,我的前锋军团。

    这一刻,少年配得上那枚远见之眼,也配得上那面单刃刀、龙瞳和黑羽的前锋军旗帜。

    冰块凝结的声音一直持续了数十秒,直到白涟舟走到跟前,才慢慢停下。

    嘉娜的作战服破了个口子,头发有些凌乱,身上脸上全是溅上去的血渍和泥点。

    她手持银刀,怔怔地看着面前这个,背对着朝阳的少年。

    “都说了你不要出手啊还没进新兵团就敢违抗军令。”

    白涟舟抱歉一笑,伸手搀她,“哪有下官让队长受伤的,是不是?”

    嘉娜微微愣神,转过头去,眼泪快要涌出来了。

    这个脆弱的女孩脑海里出现了一些不合时宜的画面。

    那是一个很模糊的场景,前锋军士兵们在逃,有人在用尽全身力气对他们喊,跑啊,快跑,不要回头,不要恋战那个士兵,你没吃饭啊,跟上大部队嘉娜

    有人喊她的名字,竭尽全力,但没喊出最后一句话来。

    那个场景里,嘉娜站着,挪不动步子,队里仅剩一个士兵,满身是深可见骨的刀伤,但仍然举刀,拼杀。

    “嘉娜”是他喊出的最后一个名字,而那句话后面,或许不是“跑”,而是救救我,或者别走,我不想死

    但嘉娜听不到了。

    是啊,哪有下官让队长受伤的,所以即便很痛,很怕,死亡,也是唯一的结果吧。

    “哭啥嘛,哎哟,我还好好的。”白涟舟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是啊,还好好的,有什么好哭的。

    嘉娜抹了把泪,血和污渍混在一起,瞬间花了脸。

    “哎哟,我的美女教官,”白涟舟扯起袖子来帮她擦脸,“我有办法对付黑雾的,你相信我,我可是蓝期,以后我给你撑腰啊,哈哈哈”

    这一刻,嘉娜哭得更厉害了。

    该死的人类,该死!

    不过的确,为她撑腰的人会越来越多,小西塞尔啊,格温德林啊,还有这个顶级战力白涟舟

    嘉娜迎着朝阳,含着泪光的眼睛里闪烁着光彩。

    只有在这里,战场上,希望会落在刀锋之上,眼眸之中,还有年轻的军官心里

    “我的宝贝!”小西塞尔刀都来不及收,已经喊了出来。

    白涟舟骂道:“谁他妈是你宝贝,滚啊。”

    “老子又没叫你,我说嘉娜。”那土匪上下打量着嘉娜,焦急问道:“你没事吧?冲那么快,我都跟不上你,你疼不疼啊身上?”

    啊,有体会了,这老男人吃醋了。白涟舟心想。

    嘉娜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复杂,但什么也没说,拍拍他身上的灰尘便离开了。

    待她走远,白涟舟才啐了他一口,骂道:“刚才明明是我力挽狂澜,你倒好,心里只有女人,没有兄弟。”

    “哎呀,你以后多得是力挽狂澜的机会,老子是个粗人,哪有那么多词儿用来夸你啊。”他一拳锤在白涟舟胸膛上,笑道:“不过该夸还得夸,你小子真只是个蓝期啊?打架够有水准的。”

    这一刻,小西塞尔也跟着自豪,打心底里,他觉得白涟舟是自己和嘉娜带出来的兵,情感寄托上,跟养大个儿子差不多。

    “嗯你想听实话吗?”白涟舟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啥啊,说呗。”

    “就当初觉得那玩意儿要是被我打坏了,别人就没法测了,”白涟舟抿了抿嘴,说道:“最后一刀,我就没使出全力。”

    小西塞尔当时就愣住了。

    “合着你特么也是个紫期啊?”

    这一刻,没有怀疑,没有妒忌,只有惊喜,甚至庆幸极了,因为这小子完全配得上一个紫期但名分上不是也好,毕竟作为一个蓝期已经够惹眼了,这要一测就是个紫的,新兵营还不得炸了锅?

    小西塞尔心里那叫一个美呀,脸上的笑意都藏不住了。

    这么个大宝贝让他捡到了,哦不,让他和嘉娜一起捡到了。

    “走了,集合去,刺刺儿少将还有话要说呢。”

    白涟舟看见几个士兵用绳子捆着那个大冰球往东边走,应该是卢修斯少将叫人集合了,于是抓紧跟着他们往前跑。

    列队,立正,稍息。

    大家的视线无法集中在卢修斯少将身上,而是看着那两具盖着白布单的尸体。

    新兵们或许现在才开始明白,任务从来都不是吃着肉串唱着歌,爬爬山过过河这么轻松愉快的。

    出征,就会有阵亡。

    如果不够强,在黑雾面前,连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卢修斯少将的表情有些沉重,但很快,他便从极度悲伤的表情之中缓了过来。

    副官清点人数,贮备军小队留存七十七人,新兵十一人,阵亡两人,失踪一人,第三小队全体负伤,捕获亡灵死士一具,生命体征良好,组织完整,适合进行研究调查。

    这一切都会是莫大的荣誉,属于白涟舟的荣誉。

    于是他向新兵敬了个礼,而后转向大家,郑重说道:

    “本次斥候任务,圆满结束!”

    “嘉娜中校,带新兵团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