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雏田不要在装了 > 第三百四十六章:计划
    其实这一切对于雏田而言,都并不怎么重要,现在她唯一要搞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

    漩涡鸣人会不会也来到这个时间点,

    来的话,会不会把自己当最后的boss给刷了,

    还有就是她现在在思考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要不要在这个时代,走出这里,

    去这战火纷飞的第三次忍界大战中去体验一下。

    可是,很快,她就摇摇头,算了,

    这倒不是她怕什么改变历史,因为她一直以来她坚信的其实是,这穿越时间的概念只不过是穿越到平行时空而已。

    这些都不重要,她其实真正不想要去瞎搞的原因则是因为,残酷,

    对,没错,第三次忍界大战,可以说是几乎波及整个忍界。

    以火之国为中心,四大国,四大忍村轮流对火之国发起攻击。

    暗杀,强攻,袭扰,血腥和残酷,远远不是第四次可以比拟的,

    确实,前三次可能都没有第四次意义重大,也没有第四次辉煌,可是,前三次所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血腥和残酷。

    那里能够和第四次相提并论,

    就算雏田对于这些了解的并不多,可是就光是从。第四次那种蠢萌的战斗方式就可以得知,

    五大国五大忍村,率领其余所有小国小忍村,集结好兵马,浩浩荡荡的直接杀过去,没有任何意外和阻拦,

    直接就和晓组织开战。

    虽然十万白绝分身以及药师兜的秽土转生却是是有些麻烦,

    但是怎么说了,都感觉像是经验宝宝一样,设置成关卡,一个一个的来,

    损伤肯定是有的,但这真的体现不出真正的残酷。

    而且说到底,第四次忍界大战打下来,除了最后的无限月读以及宇智波斑,和大筒木辉夜姬有些挑战外,

    其余就真的如同是在看戏,就算到最后,真正的战场其实还也就是那几个人的事情。

    突出不了什么,也证明不了什么,或许唯一值得悲哀的就是日向宁次的死亡,

    可是,最后的最后,真的就仿若一梦,这并不是说不精彩,

    只不过,对于残酷这个词而言,第四次真的没有办法和前三次可以相提并论。

    雏田有些百无聊赖的想着,

    算了,先回去吧!

    她有些后悔了,来到这个时代,才发现现在的人都为了生存而不停的奔波,

    那里有什么值得好玩的事情,也不远离开这里,对于现在的忍界有什么太多的牵扯,

    是不是有些奇怪,但是说穿了,这就是一个人来到一个她非常陌生的时代,

    所产生的心里变化,无关于其他,这种陌生感可能会让她对于绝大多数事情也都会完全失去兴趣。

    现在的她倒是有些想念这次事件能够快去结束了,

    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曾经的想象完全是多余的。

    没有什么热心体贴的大姐姐或者小妹妹,

    也没有知性的阿姨,更加的没有什么能够表现自己的机会(简称,装逼打脸,)

    就好像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迎来了一群完全陌生的陌生人,

    似乎双方更本不会有什么太多的交集。

    重新回到了她黎明组织所在的“临时基地”当中。

    显然回到这里的也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其他人也在其他时间中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这里。

    御史的表情非常差,感觉就像是吃了狗屎一样的露出一个我非常不爽的表情。

    总司武似乎是想要缓解某种气氛说道:“呦,哈撕逼内。”

    御史:“你怎么知道的,哎呦,同道中人啊!”

    总司武也是直接被恶心的够呛,骂道:“谁tm和你是同道中人不?”

    御史:“不是吗?,那太可惜了。”

    总司武,立刻一头黑线,

    宇智波空这个时候忽然打断他们的谈话,对着雏田开口说道:“朔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冬时雨也点点头道:“确实,感觉在这里,似乎找不到一种归属感,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似乎排斥着我们,”

    “或许是心里作用吧!”

    水无月冷道:“在这里收集情报也真的挺简单的,我们想要的以及一些我们想要的情报,都已经彻底的掌握,”

    雏田闻言,也是内心叹气,似乎这样看来所有人都有些不适应啊!

    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那种兴奋和期待感,

    随后她转过头看向了新人,羽佳,

    羽佳也是摇摇头道:“朔月,我和大家一样,”

    她说完以后,其他人也都转头看向了雏田,似乎在等待雏田的答案,

    总司武骂骂咧咧的开口说道:“这感觉真难受,我还不如和那无数的敌人去进行一场战斗了,”

    雏田道:“那好吧,这一次就权当是我们的一次冒险了,”

    “如果大家都实在是不想要继续待下去,那么我们也就不用在这里有什么太多的耽搁。”

    随后她话语忽然一转的开口说道:“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我们就这样匆匆来,匆匆走,似乎实在是有些太过于狼狈,”

    “既然选择离开,那么就让我们在这个时代去努力的留下一点儿我们的痕迹吧!”

    闻言,似乎所有人都有了一些兴趣,御史道:“朔月不可能,我们需要去做什么伤天害理之时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选择退出行不行,”

    总司武似乎终于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在御史说话的时候,一把伸出手狠狠的俺在御史的脑袋上,就是狠狠的向着桌面上砸去

    “闭嘴啊你,你在这样我那东西给你嘴缝上,”

    御史脑袋撞到桌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不过桌子没坏,这就证明,只是开玩笑,没有认真,

    御史也是立刻惨叫一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啊!”

    声音特别的大声,其他人也都是面目狰狞的看向御史的

    水无月冷皱眉,对着雏田开口说道:“朔月,我能不能做一个活体冰雕出来。”

    雏田,起身,转头就走,而且一边走一边的开口说道:“你们随意,”

    接下来,所有人都开始讨论起这一次他们疯狂的计划,不,除了一边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

    似乎这也是终于让他们多了一些兴趣,不过这显然就没有了御史需要参加的分,

    过程怎么说了,完全就是大胆,火热,激烈,刺激,完完全全的就是将他们完全的向着反派人设上而去的。

    似乎对于反派这个话题,所有人都似乎很有兴趣,

    计划很简单,

    他们将计划设定在了三天之后的楼兰女王每一个月都要进行一次的演讲上,

    那个时候,这里聚集着楼兰中超过七成的群众,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会直接充当恶霸,然后光天化日之下劫持楼兰女王,

    在这之后他们开辟一条道路,迅速离开,

    然后,将女王带到这里,布置一些陷进和机关,

    他们会选择乘着因为女王被劫持的风波当中,直接选择潜入地下空间中,去和龙脉打交道,

    到最后,来一场让他们怎么都猜不到的目的的行动,

    计划很白痴,但是似乎也很有用,

    而其中唯一要顾及的一点儿就是,波风水门,今天雏田可是知道了楼兰的选择,

    波风水门肯定是回来到这里的这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

    不过,现在并不能确定波风水门会什么时候到来,

    要是在他们之前或者之后到,那完全是没有什么影响,

    之前到,那还可以玩一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化身黑暗魔王以及资深演员对波风水门灌输,不要封印龙脉的想法,

    最后当波风水门幸幸苦苦将其封印,然后他们对着波风水门进行感谢,事情就又精彩多了,

    之后到,那就是没有任何的影响,

    而最后真正刺激的还是同时有了行动,相互竞争,共同发展,咳咳,

    嘛就是那个意思,只要雏田他们不暴露他们的目的,波风水门肯定会全力以赴的去阻止他们,同时身后还有整个楼兰的轩然大波,

    或许这才是他们在这个时代唯一真正能够去做到最快乐的事情。

    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忍界闪光波风水门,自然不是随便可以戏耍的。

    但是所有人对于自己都有信心,就算打不过,也真的不至于被波风水门直接秒杀掉。

    这就行了,只要死不了,只要保护好羽佳,好像这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太过于重要的事情。

    最后大家一直拍板同意,

    可能真正最惨的应该是御史打着哆嗦的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