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代剑
    回忆的画面在脑海中快速展开。

    那是一个玫瑰花盛开的季节。

    一个平静的午后。

    那天阳光正好,风也温柔。

    老爷子在厨房准备下午茶的热水和器具。

    姐姐在庭院中赏花,笑容比玫瑰花更美。

    一切都很美好。

    可偏偏就在这样美好的一天,灾厄突如其来!

    一个不速之客突然闯入,出现在姐姐的身后。

    异虫来袭!

    那是一个毒蝎异虫。

    “姐姐——!”

    神代剑快速奔跑上前,想要保护姐姐,却被毒蝎异虫轻松击退,并被注入毒液,倒在地上无法起身。

    一股强烈的怨恨和愤怒充斥在他的心间。

    他怨恨异虫的残忍,愤怒自己的弱小。

    然而就在姐姐即将被异虫杀害的前一瞬,时间突然停止。

    斯沃鲁兹出现在了神代剑的面前。

    “你,渴望力量吗?”

    是无力的目睹姐姐被异虫杀害,还是放下尊严的乞求能够守护姐姐的力量?

    神代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乞求斯沃鲁兹。

    “请给我……力量!”

    只要能够救姐姐,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愿意!

    那一刻,神代剑是如此真切的想着。

    然后,他得到了力量。

    斯沃鲁兹将异类甲斗的力量给予了神代剑。

    这本就是他的目的。

    初次变身异类骑士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

    灵魂的侵蚀,肉体的改造。

    稍有不慎,就会失去自我。

    但强烈而深刻的情感却能够增加维持自我的概率。

    这无疑很不科学。

    但人类总是这样。

    而愤怒与仇恨,便是一种在短时间极易创造,且既深刻又强烈的情感。

    所以,斯沃鲁兹的做法,也是一如既往。

    他不在乎神代剑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只在乎自己的。

    正如他一直在说的那句话一样——

    “我可不会征求你的同意!”

    他认为此时还没有经历真实的失去的神代剑,就和还没有堕入地狱的矢车想一样,是不完全的,不完美的。

    而这样的神代剑,亦如还幼稚的信奉着完美调和的矢车想一样,是无法抵抗异类甲斗的侵蚀的。

    所以,斯沃鲁兹行动了。

    他在将异类甲斗表插入神代剑体内之后,反手便解除了时停。

    时间恢复流转。

    毒蝎异虫的动作继续,他停在姐姐腹部前的尾刺一瞬向前,刺穿。

    “不——!”

    神代剑发出惊恐的怒吼。

    漆黑密集的线条从他体内疯狂涌出,异类甲斗的力量在他体内肆虐奔涌,遍及全身,霸道的将毒蝎的毒吞噬殆尽。

    神代剑从地面爬起,面容狰狞的向毒蝎异虫跑去。

    【Kabuto!】

    伴随着低沉的宣告声,异类甲斗的装甲在他的身上凝现。

    【ClockUp!】

    异类甲斗的身形骤然加速,进入高速领域,然后,在毒蝎异虫反应过来之前,将其一击洞穿要害,狠狠击杀。

    直到死,毒蝎异虫都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只是一个完全不需要在意的蝼蚁的神代剑,下一瞬便拥有了能够将他秒杀的强大力量。

    【ClockOver!】

    异类甲斗装甲如烟雾般散去,在姐姐倒下之前接住姐姐的神代剑,连一丝多余的目光都没有留给在另一侧倒下的毒蝎异虫,只全心全意的看着怀中的姐姐。

    “剑……”

    姐姐看着泪流满面的神代剑,眸中带着不舍,带着担忧,她嘴角颤动着,似乎想要对神代剑最后笑一下,可连这也没有做到,便死去了。

    不只是腹部的伤,还有毒蝎异虫的毒,迅速夺走了她的生命。

    “姐姐——!!!!”

    神代剑无比悲痛的嘶喊出声。

    他明明已经获得了力量,他明明已经获得了力量啊!

    神代剑在哭喊。

    可斯沃鲁兹却在大笑。

    在绝望的深渊中给予渴求者以希望,却又在那之后将这希望无情夺走,再追加一脚,将其踹向更深的绝望。

    这种行为达成的效果,出乎预料的好。

    瞧,神代剑可能连异类骑士之力对意识的侵蚀都没有感受到,便已经掌控住异类甲斗的力量了。

    至于在这之中,神代剑自己本身的意志起了多大的作用,斯沃鲁兹并不在意。

    他只要结果。

    正想着,不远处传来一声异响。

    “当啷——”

    从厨房准备好茶具过来,看到这一幕的老爷子整个人呆住,手中的托盘掉落,茶壶破碎,其中的红茶淌出,晕红一片。

    “大小姐——!少爷——!”

    回过神来,老爷子立刻跑上前,双眼泛红的看一眼神代剑和他怀中已经死去的神代美香,便转过身来,挡在他们身前,恶狠狠地瞪向斯沃鲁兹,质问道。

    “你到底是谁?来神代家到底有何目的!”

    被老爷子挡住了正欣赏神代剑的视线,还被以这样的眼神瞪着,斯沃鲁兹心底那股勉强被压制住的烦躁顿时不可遏制的升腾了起来。

    “哪里来的老东西!滚开!”

    他甩手,一股能量匹练顿时脱手而出,将老爷子掀翻出去。

    老爷子已经很老了,怎么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嘭!”

    老爷子的身体远远落地。

    一动,不动。

    “老…老爷子……”

    神代剑回神,呆呆地望去,待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身体顿时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啊……”

    “啊——!!”

    “啊——!!!!!”

    他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到这一幕,斯沃鲁兹顿时面露不满,心中的烦躁更是让他紧紧皱起了眉头。

    “闭嘴!”

    他呵斥道。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Kabuto了!

    “去打倒天道总司!打倒常磐庄吾!

    “如果你能做到,我就帮你复活他们……”

    这些话让神代剑唰的看向斯沃鲁兹。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

    绝望,凶狠,暴戾,就像是一头走投无路的野兽,充满了毁灭的欲望!

    毁灭别人的,毁灭自己的!

    斯沃鲁兹口中的话戛然而止。

    只见神代剑轻轻放下怀中的姐姐,缓缓起身。

    【Kabuto!】

    在此期间,异类甲斗装甲的部件块块着身,当他站直面向斯沃鲁兹的时候,已是一身完整的异类甲斗装甲。

    “你想做什么?”

    斯沃鲁兹质问道。

    但神代剑却一句话也没说。

    只是反握苦无短剑,踏前一步。

    【ClockUp!】

    加速向斯沃鲁兹冲去。

    ……

    ……

    时间回到现在。

    “嘭!”

    再一次的将神代剑踹飞,斯沃鲁兹看着依旧沉默,依旧持剑,依旧是准备再次向他发起攻击,仿佛能这样一直跟他僵持到天荒地老的神代剑,脸上的神情多少是真的有点儿气急败坏了。

    “疯子!疯子!疯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