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神秘让我强大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真正的原因
    怎么与灾异校长接触?

    他目前就知道两个,冰墙,四大渣子的后台;火眼,独尊会的后台。

    只是没有联系方式。

    算了,还是找老艾吧。

    主要是简单。

    将艾汗德布拖出黑名单,呼叫。

    “找我有事吗?”小章鱼出现了。

    “我想见你背后的东西。”

    “啊?我背后有东西?”小章鱼吓得喷出墨汁,八爪乱晃。

    “唉,你这要是装出来的,奥斯卡得欠你多少个小金人?”闻人升无奈道。

    “没听懂你在说什么,我去找欢欢玩。”小章鱼四下看着。

    “行了,你让幕后人附体吧,我想和它谈谈。”闻人升直接道。

    小章鱼愣住了,然后身体慢慢变形。

    不多久,它变成一个立方体。

    “哦,怎么称呼?”闻人升问道。

    立方体迷惑道:“你似乎从来都不害怕我们,为什么?”

    “我为什么要怕你们?”闻人升反问道。

    “你不怕死吗?死亡不就是你们最大的恐惧吗?”立方体接着问道。

    “像狗那样活着,反而会很快死去,像人一样活,才能真正地活着。”闻人升淡淡道。

    “有很多人像你一样装比过,然而他们在真正的死亡面前,纷纷跪地求饶;有很多人十几二十岁时,信誓旦旦地说人活四十就该死,可他们总是死皮赖脸地活过四十,活过五十,活过六十……”立方体有些不屑。

    “你也一样。”闻人升反驳道。

    “我很实在,不会像你这样装比,为了活着,别说是做狗,就是做蛆,我都可以忍受。”立方体淡漠道。

    闻人升默默地伸出大拇指。

    高高在上的灾异校长,原来是这样接地气。

    “那还是不够狠,为了活着,有人可以做一根线条,有人还可以做一个点。”闻人升随即摇头道。

    “没听懂你在说什么?线条,点,那不是你们人类的几何知识吗?”立方体问道。

    “没听懂也无所谓,让我们聊聊旧日支配者吧。”闻人升淡淡道。

    “旧日支配者,那是你们人类对它们的称呼。你知道我们叫它什么吗?”立方体语气平静道。

    “当然知道,死亡。”闻人升淡淡道。

    “你真聪明,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

    “大家都这么说。”

    “没错,死亡,它们就是我们的终结,就像氧气一样,氧气帮助你们活着,也带给你们最后的死亡。我们诞生于混沌,也将被混沌所吞噬,我们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对抗混沌。只要我们还有理智,就不会死亡。”立方体淡淡道。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入侵地球,入侵各种智慧生物的世界吗?”

    “你们不是为了源力,而是为了将自己的脓肿和毒瘤,挤出排放到别的世界。这就像人受伤自愈时,要将脓水挤出体外,伤口才能真正好起来。”闻人升继续说道。

    “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比我想象的还神秘。这个原因,能猜到的人,你是第一个,他们一般以为我们是为了获取源晶,获取人口和地盘,或者资源,但没有一个知道,我们其实是为了治病。”立方体赞赏道。

    “哈哈哈,那是因为我站在诸多世界的肩膀上。”闻人升笑了笑。

    其实是因为他在前世就见识过,麦肯人生病,让东洲人吃药。

    而且从灾异校长的行为中,也能看出一丝脉络。

    如果只是简单地夺取各种资源,为什么从来没有发动大规模攻击?

    他们反而是在通过各种方式,慢慢培养和筛选优质的羊种?

    不过能看出这一点来,也足以证明他的智慧之深,已经不是人类可比。

    “好了,你想知道死亡的真正弱点,我可以告诉你,它们的弱点就是理智,理智可以对抗死亡,也就是说理智可以对抗旧日支配者。”立方体直接道。

    “理智?解析对方,去除未知,最后就能得到理智。我明白了,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恐惧会让人失去理智,只要破解未知,就能恢复理智。”闻人升点点头。

    其实这点,他以前考虑过,现在不过是得到了证实。

    他同时也明白,为什么神秘之种总会用一个又一个的未知,给出一点又一点的神秘度上限,来牵着自己走路。

    这不是什么天命,而是把他当成了——

    驴。

    真是岂有此理。

    闻人升倒是并不愤怒,好多人想跪着挣钱,还找不到门子了。

    而自己是被勾引着挣钱。

    但是问题来了,这家伙只说了一个思路,却没说解题方法,显然是要自己去找解决方法。

    这些灾异校长,真是深谙高层人的思维。

    底层人只想着事情该怎么靠自己解决,而高层人遇到事,则想着找谁去解决,用什么资源交换解决方法。

    当然,这并非完全的优劣;高层人也不乏找了解决问题的对象,反而将自己坑得倾家荡产——比如那些金融投资人。

    而靠自己解决,顶多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和心力。

    “你既然明白了,那就去做吧。”立方体随后就要消失。

    “等等,你想得美啊,我在那里拼命,你们坐享其成,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吗?”闻人升讽刺道。

    “你们的收获,就是我们的坐享其成。”立方体淡淡地说过一句,然后消失。

    活泼的小章鱼重新出现,一脸懵懂状。

    然而闻人升陷入沉默。

    别看双方刚才说话的情形,就像朋友交流一样。

    其实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平时拿你当兄弟,大家有说有笑。

    一旦翻脸,你就不是他的兄弟,而是畜生。

    他暗暗握紧拳头,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将这些自命不凡的脓肿患者,扔进宇宙最深最黑的深渊,让它们只能在里面哀嚎着腐烂、疯狂、死去……

    他说到做到。

    人与人之间,最大最深刻的冲突,就是一方可以坐享其成,另外一方辛苦拼命。

    这也是所有冲突的起源,小到家庭,大到公司,国家。

    只是对方不知道,自己在解决未知时,也在壮大着自己。

    想到这里,他把艾汗德布再次拖进黑名单,然后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