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奥灵猎人 > 第一千零七章 两线作战
    阿尔佩迪斯仅是一招就清空了中央战场结界上方的深渊雾霾。

    而对于白洞猎人的这道表现,旁边的法努暗自赞叹不已,至于周围的极猎一个个反应倒是显得十分平淡。

    随后,阿尔佩迪斯转头看向众人,再是以镇定的语气开口宣布道:

    “实际上,刚才在我回到这里的一瞬间,教皇就通过贵束纹身和我单独进行了联络。”

    其余众人听闻此言,纷纷面露诧异之色。

    “咦?约塞卫能够与你建立精神上的联系?这难道不是只有圣光教会内部的成员才能实现的手段吗?”

    阿尔佩迪斯表情淡定地回答道:

    “我不清楚具体原理,而且传递过来的信息也是断断续续的,或许是教会那边还未成熟的临时性手段,总之这并非重点。”

    “约塞卫告诉我,当我们猎人部队出发异地正面开战之后,圣光净土的内部很快就遭到了深渊一方的大肆入侵。”

    “实际上,深渊在我们这里投入的后续援兵,论数量甚至还赶不上圣光净土那边所要面临的十分之一。”

    面对这道突如其来的惊人情报,在场众人的表情纷纷一变。

    “什么!?”

    法努一脸难以置信地惊叹着。

    “深渊那边不仅正在和我们两线作战其规模居然还一路膨胀到了这种程度!?”

    伊芙莲垂目感慨。

    “如此级别的规模已经完全刷新了历史呢。”

    苏菲兰妮点唇疑惑。

    “莫非是因为哈维约旦已经成功穿过了迷宫,这才能够源源不断地繁衍并且倾注这些深渊爪牙?”

    冯摇头否定。

    “不,如果哈维约旦真的实现了这一点,那么在我们猎人主力部队外出剿敌的期间,祂没有理由不会亲自现身,直接给予圣光净土毁灭性的打击,然而哈维约旦并没有这么做,这说明祂的本体或许仍然被困在迷宫外边。”

    聂索一脸阴沉地陷入疑惑。

    “先不谈它们的战力规模为什么会衍变得如此庞大,这些深渊爪牙又是怎么直接侵入圣光净土内部的?”

    亨格里面无表情地提出了猜想。

    “大概又是屠夫猎人在背后作梗吧,通过『神物』为深渊族群打通一条条直通圣光净土的空间隧道,难道不正是他的一贯作风么?”

    凡纳托低声笑叹着:

    “呵呵呵,这么说起来,我们的团长可还真是高瞻远瞩呢假若他当初把圣光教会的那群顶尖战力也一股脑地带到这里,那么我们不就得被深渊偷家了么?”

    何生神色心累地揉了揉眉间。

    “幸好教会的战力全部留守在了圣光净土,既然那群元骑一个不少,那么就算圣光净土也出现了先前那一类深渊未知种,他们也理应扛得住”

    阿尔佩迪斯神态冷静地发言强调道:

    “总而言之,圣光净土现在各地战火连绵。”

    “教会大军正在各个省份的城市外围与深渊族群进行激烈的攻防战。”

    “而猎团的其余现役猎人也全都参与其中,与教会的骑士们一同合作抗敌,全局暂时能够稳住,但是谁也无法保证深渊一方接下来会不会做出更加离谱的行动。”

    “所以,事已至此,我们这边的任务性质也必须改变。”

    “你们现在只需要专注于最后两个目标。”

    “一,前往其余战区支援其余猎人,阻止我方战力发生进一步损失,并且让他们重新集结于这片中心区域,做好全员返程的准备。”

    “二,清理战场四周上空的深渊大军,它们的存在干扰了圣光的力量,必须把它们的规模削弱到一定程度,圣光才有能力为我们开启返程的大门。”

    听了阿尔佩迪斯的这番全新命令,在场众人当即提出了各自的质疑。

    “咦?这就要撤退了吗?”

    苏菲兰妮眯眼困惑道。

    “圣光净土那边不还有骑士在守着么?元骑以及圣神都在那里,我们并没有这么着急的必要吧?”

    冯一边平声提醒着,一边抖了抖手里的烟头。

    “这场战役的首要目标不该是对方手中的『神物』才对吗?一个院长,一个屠夫,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可都还没有确定死亡哦?”

    伊芙莲手扶眼镜进行补充。

    “难道我们真的要这么灰溜溜地回去?”

    凡纳托语气失望地质问着。

    面对身边同僚们的诸多疑问,阿尔佩迪斯依旧冷静如初地予以回应。

    “你们不必担心,迄今为止所发生的一切状况,其实也都在团长的预料之中。”

    “甚至就连我现在发布的命令,也只是转述他的事前指示而已。”

    “之后的一切事宜,奎泽先生,自有定夺。”

    “而我们这些极猎的剩余职责,便是全力确保圣光净土在团长回来之前,不会被深渊彻底攻陷!”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时间紧要,一切多余的讨论,就此打住!”

    “现在我再说一下人员安排。我们八人,共分四组。亨格里跟我前往战场的东北,冯和苏菲兰妮负责西北,伊芙莲和凡纳托负责西南,聂索与何生负责东南。”

    “每一组的任务,便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目标,建议你们分工合作将其完成。”

    “另外,还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那就是在歼灭剩余敌军的同时,不要力度过猛连同我方友军一起误杀了,必须确保猎团的高级战力能够尽可能地存续下来。”

    “至于法努,你就和你的第一集团待在原地不动,安静等待我们这边结束一切即可。”

    “好了,事不宜迟,讨论结束,行动现在开始!”

    待到阿尔佩迪斯以强硬的态度结束了这道临时会议,其余的极猎纵使心中仍存顾虑,终究也只得无条件接受了眼前这位总指挥的安排。

    于是,接下来,极猎们便是分成了四组成员,再是如同四道流星一般瞬间飞向中心战场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准备为这场歼灭战役就此带来一个遗憾的收尾。

    咻咻咻咻——————————————————!

    标记。

    从纯白圣光之中集体回归的极猎一行人,注视彼此,环顾四周,随即就瞬间理清了现况。

    “哈哈哈!不愧是圣神!竟然还真的把我们全员一个不落地从那个鬼地方捞回来了!”

    凡纳托扭了扭粗壮的脖颈,表情佩服地咧嘴大笑着。

    “你们应该也一样遭遇了前所未见的深渊未知种,并且将它们全部击杀了,对吧?”

    伊芙莲抚了抚圆框眼镜,对着其他极猎冷静询问道,随后便是得到了统一的肯定回答。

    “多半是因为深渊未知种的全灭,这才让圣光得以向我们伸出援手。”

    何生语气平淡地表态道,并未透露更多详细的内幕。

    “呼,这类新式物种,剁起来的手感简直不要太棒!只可惜,找上我的只有那么单单一头要是数量能够再多一些就更好了~”

    苏菲兰妮舔了舔艳红的嘴唇,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有些尚未尽兴。

    “看来你十分乐在其中啊,不过我就算了,毕竟它们实在是太过肮脏恶臭,倘若今后再遇到相似的对手,我会全部转让给你的。”

    冯眼神嫌恶地低声感慨完,接着又狠狠嘬了一口烟斗,仿佛是想要将先前的回忆强行忘却一般。

    “别再继续扯这些有的没的了!”

    亨格里在确认了周围不存在奎泽的身影之后,旋即便是模样抓狂地大声呵斥起了在场众人。

    “你们现在应该关注的重点难道不该是奎泽先生吗?他可没有和我们一起回来啊!”

    显而易见,唯有团长的安危,才是这个男人最关心的事情。

    “冷静点,亨格里,老爷他估计还在和那个院长‘叙旧’呢。”

    聂索伸手拍了拍亨格里的肩膀,接着口吻镇定地提醒道。

    “实话说,我俩担任老爷的护卫,本来就是为了引开敌方的额外战力,避免对他造成不必要的干扰”

    “所以,现在我们算是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的完全可以交给老爷自己解决。”

    “毕竟他才是我们之中最不应该被担心的那一个,对此,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么?”

    亨格里听罢,顿时陷入语塞。

    “我我就是怕万一啊那个院长一身是谜,万一他的能力还要在奎泽先生之上,那又该怎么办?”

    阿尔佩迪斯神情平静地做出回应:

    “真要如此,那么圣光净土今天注定灭亡。当然,我并不认为有这个可能性无论如何,这也不是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事情。”

    待到极猎一席说到这里,另外一道人影便是自上而下迅速飞到了众人的面前,正是原先率领第一集团击败深渊使徒的支配猎人法努。

    “各位尊敬的极猎,欢迎你们的归来。”

    法努以恭敬的语气向极猎一行人致以问候。

    “法努,简要说明一下,在我们离开之后你这边所发生的状况。”

    阿尔佩迪斯转头看向法努,随即开门见山地发话道。

    法努点头应允,接着便是将先前自己和第一集团共同猎杀使徒『冻寒』的来龙去脉,向极猎们精简概述了一番

    而在听完支配猎人的叙述之后,极猎们的表情皆是微微一变。

    “想不到你们竟然也遭遇了相同级别的深渊未知种”

    冯轻声感叹着。

    “而且竟然还成功征服了它,虽说这些深渊未知种连我们这里的一个人都没能杀死,但是它们的层次至少也都远远凌驾于五重噩梦境界之上”

    伊芙莲的眼神夹杂了些许的怀疑。

    “真亏你们能够完成这道壮举啊~”

    苏菲兰妮抱胸抚脸佩服道。

    “哈哈哈!不错!真不错!法努!我现在是越来越期待你跻身加入我们这个行列的那一天了!”

    凡纳托哈哈大笑。

    “极猎们,现在整体形势仍旧紧迫,所以还是让我们先将注意力集中在正事方面吧。”

    见到眼前的几名强者丝毫没有战争进行时的严肃感,法努随即便是以委婉的语气将话题重新拉了回去。

    “相信你们肯定注意到了笼罩于结界外部的那片浩大雾霾,深渊一方如今又向整片战场倾注了大量的援军,而我们第一集团不仅伤亡惨重,与其它战区的集团更是全部失联,所以大家目前迫切需要你们的帮助。”

    阿尔佩迪斯一脸淡然地予以回答:

    “嗯,我知道。”

    白洞猎人话音落下,随即微微上抬手掌。

    紧接着,苍穹顶端的白洞结界便是瞬间光芒暴绽。

    这一刻,整座结界的顶部曲面仿佛就像是化身成为了一大片广阔无际的火山口,随即便是对准外界的周遭雾霾一举暴射出了成千上万道纯白且磅礴的“岩浆”。

    轰隆隆——————————————————————————————!

    伴随着白洞的斥力与震耳的咆哮一同震慑天地,原本笼罩于结界周围的深渊雾霾当即土崩瓦解,就此烟消云散,其溃败之迅速俨然就如同烈阳下的残雪。

    至于那些潜伏于雾霾深处的深渊母巢本体,一头又一头臃肿而庞大的身躯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是紧随其后尽数淹没在了这片突如其来的冲天白光之中,旋即纷纷被极致的斥力推向了毫无悬念的破灭与死亡

    仅仅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抬手动作,盘踞于结界外侧的数百头深渊母巢,就这么被阿尔佩迪斯在轻描淡写之间全数秒杀!

    就这样,结界的外侧再次得以重见天日。

    与此同时,位于下方地表亲眼目睹了这道壮观情景的第一集团,每个人的表情皆是情不自禁地充满震撼。

    大师猎人需要承担极大风险所对付的深渊强敌,到了阿尔佩迪斯的面前,却是如同随手就可捏死的蝼蚁一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区区的深渊本体种,哪怕来得再多都是无用!

    如此程度的天堑之差,根本就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

    (极猎一席,依然还是这么恐怖绝伦,让人望尘莫及)

    法努抬头凝视着结界之外的璀璨白光,随即在心中下意识地暗自感慨起来。

    (还好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啊)

    大师猎人需要承担极大风险所对付的深渊强敌,到了阿尔佩迪斯的面前,却是如同随手就可捏死的蝼蚁一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区区的深渊本体种,哪怕来得再多都是无用!

    如此程度的天堑之差,根本就不是数量能够弥补的!

    (极猎一席,依然还是这么恐怖绝伦,让人望尘莫及)

    法努抬头凝视着结界之外的璀璨白光,随即在心中下意识地暗自感慨起来。

    (还好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