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豆家媳妇 > 717 苦劳力
    叶府尹同意了亲事,王美立说中秋节去凤阳府告知父亲后回来准备成亲,婚期让叶府尹商定。

    叶田卓殷勤地把王美立送出门,称呼都改了,一口一个大姐夫,王美立微笑。

    返回书房后,叶田卓说道:“我太喜欢大姐夫了,做事痛快利索。”

    叶府尹还是瞪了儿子一眼,嫌儿子自作主张,不过又笑了说道:“你这家伙也不是先给爹说。”

    叶田卓说道:“我不是想等到他有那么个意思了之后,再给爹说嘛,到时候让爹出马。爹这个姐夫可以吧?我可是当初一看他,就觉得和大姐般配。我去找了表嫂,表嫂也说很般好。然后我拜托表嫂把大姐约出来,要不然怎么跟大姐说?想着让他们自然的见下面。出嫁从夫再嫁听自己的,总得大姐愿意才行。”

    叶府尹叹了一口气说道:“总是当父亲的对不住你大姐。这回我得给你大姐多些陪嫁,她之前的不动,另外再添置一些,再给一些现银留着傍身。”

    叶府尹是想中原的王家那也是个大家族,他这头如果不是有岳父樊家,就凭他们叶家那是高攀。再说对方是初婚,大女儿这头和离不说,还带三个孩子,总得在嫁妆上不能让王家挑出理。”

    叶田卓对钱财无所谓,他还希望能够多给大姐一点。

    “爹,这事不用说,大哥二哥不会有意见。我这头更不用说,我是那看重身外之物的人吗?男人要靠自己,女人身边多留点银子才行。大姐夫说了他没有什么钱财,所以咱们多给大姐一点。”

    叶府尹很满意儿子的态度,点下头,和颜悦色道:“你当兄弟的就应该这么想。”

    叶田卓腆着脸凑过去说道:“那爹以后再也别敲我头了吧。”

    话还没说完,叶府尹伸手啪又拍了他一下头,不过这次手举得高落下去很轻。

    叶田卓故意哇哇大叫:“爹成天说我傻,我看就是被爹拍傻的。”

    说完跑出去了,叶府尹笑着摇摇头道:“傻小子。”

    王美立离开叶府直接去了宫里。

    宫人禀报后他进殿参见皇上,然后说他准备八月十五回趟凤阳府,回来之后再接任。

    皇上说道:“你先办了你的事,不急。心中琢磨琢磨。回来后需要什么直接找工部尚书。”

    皇上很奇怪他这么快就回复,昨天宣他进宫交给他一个任务。

    番薯种出来之后需要储藏,要建造储藏番薯粉库房。

    应该怎么设计才能够让番薯存放的时间长而不变质。

    外甥罗志豪说了,番薯储存好了能够放半年,但是库房怎么设计他就不懂了。

    皇上就一下想到王子序,这个人走南闯北,家又是中原,那边冬天家家户户都有菜窖,以备冬天储存萝卜之类,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他。

    而昨天他并没答应,说多年不曾回家,想回去看望老父之后回祖宅一趟,如果他有什么想法会画好图纸,快马加鞭送入应天府。

    皇上知道这种到处溜达的人让他固定下来比较难,他家族他父母都没让他留在家里。

    作为皇上可以下圣旨,问题是一个人心里不痛快,哪有心情做事?总得他愿意。

    皇上可是知道这种高人是高官厚禄、金钱美人不见得让人家动心,这种人任性而为。有的时候宁可杀头也不愿意屈服。但这么快就有了决定,皇上好奇,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决定留下来。

    王美立走了之后,罗志豪来了,俩人还在门口碰了面,互相问了好。罗志豪只是知道王美立负责建造太子妃居住的宅子,并不知道他是王子序。

    进来了之后问皇上舅舅他来告辞吗?因为那天吃饭听王美立说过,他要回凤阳府看望父亲。

    皇上说道:“我准备留下他,建造装番薯的库房。没想到他答应了。这半年多盖那个宅子,后期我看他神情都有些不耐烦。不是因为我是皇上,他肯定早跑了。”

    罗志豪笑道:“还敢给舅舅甩脸子呀。”

    皇上说道:“并没,是我自己觉察。”

    然后皇上说了他的好奇之处,罗志豪不以为然说道:“高人都是脑子一抽一抽的,和正常人不一样,没准哪个神经抽了,又想去哪里。不能以平常心看他。”

    皇上微笑,嘴角抽了一下。

    有一回外甥喝多了,把他归为那种人,还说什么奇葩舅舅。

    皇上问道:“你今儿来干什么?”

    罗志豪说道:“我想舅舅了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皇上不听他废话,翻开桌上的书,罗志豪自己说了:“舅舅,我总觉得突然办这个瓷器大赛,怎么都觉得有股阴谋的味道,所以我过来问问。”

    皇上说道:“那能干啥?卖瓷器呗。”

    罗志豪没吱声,停了一下,说道:“舅舅不会是想让我去卖瓷器吧?商户专业做这个的可比我。我像鸡刨食似的,这边刨一下那边跑刨一下,说起来哪个都懂一点,但是哪一块都不精。”

    皇上微笑着看着他,喝了一口茶说道:“早晚都得给你说,这会给你说了,你也做个准备。”罗志豪道:“我就知道舅舅不能让我歇着。”

    皇上说道:“瓷器这一块咱就不用说,外邦人对咱们的瓷器非常感兴趣。要不然瓷器这一块也不会利润很大。前朝把瓷器控制在手中并没往东边或者西边走,只是一些走私的过去。走私,偷偷摸摸的还不如正大光明。”

    罗志豪点了一下头,明白这一块。

    皇上接着说道:“我想问你,福州府的闵家,这么多年沉寂下来,难道只是读书?这一大家族吃什么喝什么?”

    罗志豪说道:“这我哪知道?我又没去过那里。再说一个大家族,那肯定有地,有地就有粮食,那就有饭吃。”

    皇上问道:“那你知道他们种什么?”

    罗志豪道:“吃什么种什么呗,种稻子。”

    “闵家和陈家有亲,陈家祖上是种茶叶的。闵家买了几个山头也开始种茶叶。”

    罗志豪恍然大悟道:“舅舅是想把茶叶这一块交给闵家?”

    皇上摇摇头道:“闵家还是立志读书为官,你不要忘了广州府有个顾家。”

    罗志豪说道:“知道,广州府顾家这次来了一个少年,听说是护送田卓妻女过来的。”

    皇上说道:“顾侯爷不发话,广州府的顾家会让一个小年轻来这里吗?”

    罗志豪惊讶道:“那是顾侯爷让他来的?”

    皇上道:“顾侯爷事先也不知。”

    罗志豪明白,是皇上让广州府的顾家派一个人过来。广州府的顾家对岭南比较熟悉。

    “闵家也会来一个人,大概这几天就到了。年龄和顾家的差不多,这俩人田卓都认识。我是想让你带带他们,明年开春你带着他们南下,还有一个,把老大带上。”

    罗志豪听皇上舅舅说的,脑袋瓜里早就转开了。

    舅舅是让闵家和顾家联合,不从成年人当中挑,挑出两个年轻人,让他去还有大表哥。

    大表哥是顾家的外甥,将来太子妃生下的太孙,母族是闵家,这几家联合在一起,把海上那一片拿下。

    得利的自然是太子这一块,舅舅想得周全。

    大表哥大皇子沉寂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把他滴溜出来了,在太子成亲后,让他辅佐太子。

    但是让他掺和进去干什么?

    皇上说道:“老大在家待太久,需要开阔一下眼界。闵家的和顾家的太年轻,年轻就冲动,需要有个人压着。而老大那里,臣不行,只会对老大言听计从。你不一样。你一心为国为民,所以当舅舅的放心。还有,不管是为了什么,你不会在一件事情上坚持多久,等事情都顺了刚好回来休息休息。”

    罗志豪小声道:“感情我就是那出苦力的。”

    皇上说道:“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我不强求。”

    罗志豪赶紧说道:“愿意我可愿意了,只要舅舅别把我打发到海对面就行。我这人这辈子的理想就是:媳妇儿子热炕头,然后孝敬爹娘,照顾兄弟姐妹。等老了,喝点小酒吹吹牛,此生足矣。”

    皇上笑了下说道:“事情都给你说明白了,没事也多接触接触闵家的和顾家的,瞅瞅到底如何。还有这两个人都没有定亲,帮我看看有哪家合适。”

    罗志豪明白,得有个拴着的,就像风筝一样,不能放太远。

    本来他对瓷器大赛没心趣,这样的话他就得好好打听打听。

    叶田卓在大姐的事定下来之后,才去詹事府晃悠,好多天没去也没人管他,也没人问他,每个月俸禄照发,虽然发的愤怒还不够他请客吃饭。

    在詹事府奉承奉承人,打下招呼,也不耽误别人做事。自个待一会,准备回家抱闺女。

    刚出门看到一个人,眼熟,那人冲着他走过来,走近一看,知道是谁了。

    “好小子,闵志豪你瞒得我好苦。”

    闵志豪上前陪笑道:“叶哥,不是我故意瞒你,我要告诉你你能相信我?”

    叶田卓点点头:“是不相信,你要给我说你是闵家人,我不但不相信,我得把你送回去验证一下。”

    这个闵志豪就是他在福州府认识的,给他说在乡下种地,他家逼着他念书,跑出来。问叶田卓借银子,幸好遇到叶田卓,头一回见面就给了他银子不多,五两。

    闵志豪说道:“我等了你半天了,专门来给你还银子,我说话算数,说会给你还。”

    叶田卓说道:“啊,你为了还我这五两银子千里迢迢的从福州福跑到这儿来?你路上花多少啊?”

    闵志豪嘿嘿笑道:“顺便顺便,我听说你生了个闺女。”

    他又拿出一个金锁,“这是给你闺女的,这可是我自己赚的银子买的。”

    叶田卓接过来说道:“谢啦,兄弟。走,今天我请客,去我给你说过的六六顺吃饭。”

    闵志豪说道:“行呀。”

    两人勾肩搭背,也不坐轿子走着去了六六顺。

    正好豆渣在,看到他们进来,走上前,“田卓过来了,今天今天几个人?”

    叶田卓道:“就我们两个。”

    给闵志豪介绍:“这是我表哥豆东家,这个店就是我表哥的。”

    闵志豪拱手道:“久仰久仰,老早就听叶哥说过,说豆哥酒楼的饭菜好吃。这不我千里迢迢的专门过来吃饭。”

    叶田卓拍了他一下,道:“刚不是给我说千里迢迢的还账吗?这回又千里迢迢来吃饭了。”

    闵志豪说道:“都有都有,既然来一趟,顺便把所有的都办了。”

    叶田卓给豆渣介绍:“表哥,这是我在福州府认识的兄弟,他的名字和小将军一样,叫闵志豪,当初我是听了这个名字才认他做兄弟。”

    闵志豪说道:“今天要不要把小将军请过来一起吃饭呢?”

    叶田卓道:“小将军神龙不见尾,碰到了就一起,专门找他,不知道他到哪去了。别站着说话呀,表哥给俺俩找个小包房就行。”

    豆渣亲自带着他们上了二楼,安排了一个小包房。

    等他中午回家的时候,给媳妇说了叶田卓和一个人叫闵志豪的过来吃饭。

    付昔时说道:“福州府的闵志豪,姓闵的,会不是会不会是太子妃娘家那边的人。”

    太子八月成亲。应天府谁都知道闵家了,而且太子妃已经住到新盖的宅子里。那么闵志豪就是过来参加大婚的闵家人了。

    付昔时说了几句,豆渣对这个也不感兴趣,也说不上话。

    他洗了手问道:“阿满他们呢?”

    这会儿四胞胎的小名都不叫了,说是不叫了,但也没有连名带姓的叫一个小儿。金玉满堂前面加个阿,又变成小名了。

    付昔时半躺在床上,说道:“外祖母带到祖母那去了。我今天不舒服,听到他们几个人叽叽喳喳说话,脑袋晕。”

    每个月的这几天,她都要休息。家里四个孩子,现在都是说话的时候。一会儿娘要干这个了,一会儿娘要干这个了。跑来跑去吵得头疼。

    付昔时真佩服现代幼儿园的老师,几十个孩子叽叽喳喳吵怎么受得了?

    古代的孩子,只要上课都很规矩,没有这种吵闹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