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真必须死 > 第五百三十八章见死不救
    俗话说‘近乡心怯’,不过,紫苏并没有这种感觉。对于心想城,紫苏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也有很多痛苦不堪的记忆。

    这一次,丁乙能答应她的要求,让她出来,她有些意外。

    她和丁乙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她对丁乙,有些不一样的情愫,不过因为孟蝉的缘故,她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丁乙是个极其自律的人,他对他自己极其严格,甚至近乎严苛。不过他对他身边的人,却是极好。紫苏被练复生带到忘川城,第一次见到丁乙,说实话,她非常震惊。

    练复生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他那样的人,都极为推崇的人物。紫苏本以为,丁乙会是个老成的长者。至少年纪要比自己大。没想到,会是一个,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少年。

    紫苏那个时候,并不想离开练复生,虽然练复生说,丁乙是这世上,唯一能让她再修炼的高人,她还是有些不相信。

    不过这个少年也的确不凡,初次见面,没有因为自己的美貌失态,而且他待人非常真诚,非常阳光。

    他安排罗嫣和孟蝉照顾她,送给她漂亮的衣裳,首饰……怕她多疑,还让罗嫣推说,这是唐神针所织。

    孟蝉是丁乙的死忠,紫苏也正是从孟蝉的嘴里,了解到丁乙的一些事情。她渐渐从好奇到了解,从了解到欣赏,再从欣赏转为爱慕……

    丁乙的学生,和丁乙都比较随便,大部分人,年纪都比丁乙大。大家一起学习、生活,丁乙没有一点架子,即便是忘川城的凡人,他也一视同仁,和大家打成一片。

    紫苏受到丁乙非常多的照顾,这个明明年纪比她小六、七岁的少年,更多的时候,还扮演着父兄的角色。

    丁乙非常关心紫苏的身体状况,为她炼制了不少灵丹妙药。尝试了许许多多的方法,他不是那种无事献殷勤的讨好她,而是真的再想办法,帮她恢复资质。

    同时,在学业上,丁乙也给过她许许多多的帮助,尤其是社团活动,紫苏邀请他,他基本上,都没有拒绝过她。

    因为建设忘川城的关系,孟蝉没少拉着紫苏,一起向丁乙请益。尤其,丁乙教她们制作幻碟,让紫苏非常惊讶。丁乙实力非凡,是练复生都承认比肩的对手,没想到他在文学、诗歌、音乐、建筑、服饰、艺术鉴赏上面,还有如此的造诣。

    眼看着,丁乙化腐朽为神奇,忘川城的建设越来越好。现代的、富庶的忘川城,在他的领导下,一步一步向着更加辉煌的明天迈进。作为这个城市规划的建设者、设计师,紫苏见证了一个个奇迹的诞生。

    也就是那个时候,紫苏才彻底的认同了傀儡道,认同了自己是忘川城人。

    他是一个天生的领袖人物,他对自己人,如春风般的温暖,又像春雨一样的绵密,越和他相处,就愈发感觉到他的不凡。

    原本她对丁乙,也是如同对待练复生一般尊敬的。不过在老禅师离开他们,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丁乙的失落,与深沉的哀伤。紫苏后来才知道前因后果,她对这个重情重义的老师,第一次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在一次参加社团活动时,屠柔的一句无心之言,让紫苏再度对丁乙兴起不一样的感情。

    那时,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丁乙的身份,而且也搬进了地底通道。

    “天哥,听金角老师说,你在外面的世界,也是绝代天骄,像你这样优秀的男生,有没有女孩子追求过你呢?”屠柔这话,显然是意有所指,是孟蝉授意她说的。

    被人问到这样隐私的问题,丁乙有点招架不住。虽然当时他推说,自己进入地底通道时,才十三岁,不懂得儿女情怀,又说什么,自己是傀儡道的领军人物,一心只想光大傀儡道。不过,紫苏还是从丁乙闪躲的言辞中,感觉到了,丁乙压抑的情感。

    也就是在那次社团活动,丁乙讲了,他在地表世界的情况。紫苏她们这才知道,地表世界有一个集云城,有一个玄藏学院,那里有丁乙的父母、哥哥、姐姐,一大帮朋友,师长、师兄弟……

    紫苏常常顾影自怜,觉得自己是红颜薄命,听到丁乙的故事,心中顿时怜惜之心大起,感同身受。爱慕她的人,不知凡几,她身边少不了追求者,可是没有一个人,像丁乙这样卓尔不凡。

    不过,她和孟蝉情同姐妹,孟蝉喜欢丁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小妮子敢爱敢恨,为了丁乙可以放弃一切,不过细心的紫苏,还是感觉得到了丁乙有些逃避……

    紫苏不想让孟蝉难过伤心,再说,横刀夺爱这种事,紫苏也做不出来。她只能暗自忍受着,这种感情的煎熬。

    一路上都有特战队的人接应,向天娇信不过金智贤的人。金智贤招募的人,受训时间太短,而且能力有限。

    车傀儡的行进路线,是向天娇规划的。她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她制定的行进路线,自然是安全无虞。更何况还有天网系统,一路监视着。

    以防万一,昨天中午,向天娇还派了自己的一百亲兵,提前去了心想城。在机甲傀儡普及的今天,向天娇的特战队员,早早地赶到了心想城。

    紫苏来到念庄的时候,念庄这边,已经有一百多人的队伍,在迎接她了。念庄,距离心想城只有七八公里。

    在心想城收集情报,可不容易,向天娇和金智贤,都把他们的情报据点,放在了念庄。

    紫苏的车傀儡,是丁乙亲自炼制的,宽敞舒适,一路上有灵龙小队的人在开车,她一点都不觉得劳累。

    紫苏是忘川城第一美女,是所有年轻男人,心中的女神,这些外勤和士兵,对紫苏的到来,都是十分的高兴。

    念庄的一户大地主,已经被赵胜他们,发展成为了自己人。家小都被送回了地底通道,这边的宅院,也已经被改造成了铜墙铁壁一般的据点。连同向天娇派来的一百亲兵,这里的工作人员,达到了近两百人。

    念师的记忆力,一般都非常出色。紫苏是公众人物,出席的场合多,见的人也多。她的记忆力非常好,一百多人的队伍,她几乎能叫得出大半人的名字。

    丁乙他们这些高层,都没什么架子,紫苏的心性一流,这里的工作人员,都非常敬重她。

    紫苏一一和这里的人见礼。她特别和周涛、赵胜多说了几句。

    “小涛,你是我青春社的人,你能要求再度来到心想城,重拾尊严,这很好。像个爷们!”紫苏看着周涛,勉励他道。

    周涛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眶有些发红。

    紫苏拍了拍他的肩膀,周涛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诸位,我这次来心想城,主要就是想把老师请回去。老师也算半个天龙国的人了。只是他的性子有些迂腐,对神念宫有些愚忠。大厦将倾,所有地底世界的牛鬼蛇神,都将要被扫进历史的故纸堆里,神念宫也不例外。他还秉持着忠义思想,食古不化,少不得,这次要用些非常的手段!”紫苏开门见山的说出了她来的目的。

    赵胜道:“紫部,我们收到消息,蒋钦他们,这次要对老师不利,你来的正是时候。”

    紫苏不由一愣,赵胜连忙把最近收到的情报,递给她看。

    认真的看完了这些情报,紫苏沉吟了好一阵子,这才说道:“即便是把这些情报拿给老师看,老师还是不会离开的。蒋万水对老师有大恩,他仙逝后,这份恩情,就落在了蒋兴霸身上。蒋兴霸志大才疏,资质也不及老师,他不去想着怎样经营神念宫,却总是疑心,老师会夺了他的宫主之位。”

    回首往事,紫苏痛心疾首。

    “老师一直退让,隐忍,是念及蒋家的恩情。蒋兴霸却是步步紧逼,毫不手软。我们四个弟子死的死,伤的伤,背后都有蒋兴霸的影子。可即便如此,老师对蒋家还是不离不弃。以前我怜惜老师的遭遇,钦佩他的孤傲高洁,可现在,我已经不再这么想了。要不是,有这样一段香火情,我真的不再想涉入其中。”

    赵世禄,是这边的负责人,他是赵世刚的亲弟弟。赵世禄问道:“紫部,我们原先还准备联系练师,将这份情报交给他……”

    紫苏摆了摆手。

    “没用的,老师不会改变心意的。”

    赵世禄道:“紫部,你出面,都改变不了吗?”

    紫苏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赵胜道:“练师新收了一名弟子,和我同名,我们见过两次面,我觉得,他为人还不错,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他身上,想点法子……”

    赵胜把他和修士赵胜,两次见面的经历,向紫苏做了汇报。

    紫苏点了点头。

    “小禄,安排我和他见个面吧。”

    赵胜这些日子,真的有些后悔。他本来是个无忧无虑的青年,加入神念宫后,一直也都顺风顺水。可是,自从发生了上次那件事,他被练复生收入门下后,他感觉在宗门,一切都变了。

    他开始被孤立了。原先经常在一起吹牛打屁的师兄弟,现在都尽量躲着他,以前还对他和颜悦色的宗门长老、执事,看到他,也没个好脸色。

    他知道,问题就出在他新拜的老师身上,他非常委屈。作为一个没有实力,没有背景的小小修士,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空间,这又不是他自己愿意的。

    练复生和汪昉,对他还不错,可是他不能总待在百褶屋。前几天,那个和自己同名的家伙,跑来告诉他,有人要害他,让他再度紧张了起来。

    他把这事情告诉了练复生,练复生只是沉默不语,大师兄汪昉,则是直接的掀桌子走人。这让赵胜更是惶惶不安,这不正说明,凡人赵胜的情报,是对的么?。

    天黑了,赵胜心里有事,有些睡不着。点起油灯,想看会书,可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大师兄和师傅不睦,他是知道的。汪昉并不是,和师傅存心过不去,他只是不想这样窝囊的活着。

    私下里,汪昉跟赵胜谈起以前发生的事情,他信誓旦旦的告诉赵胜,说二师兄、三师兄,还有四师姐,都是遭到蒋家陷害的。赵胜心中就更加觉得,在这个百褶屋,待得憋屈了。

    赵胜合上书本,心中还是心神不宁。他持续这种状态,已经好几天了,他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原本非常阳光的青年,现在暮气沉沉,整天心事重重。

    他躺在床上,失神的望着屋顶的天花板,跳动的火苗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妖精,跳跃着,扭摆着,天花板上斑驳的印记,不时的幻化成一个个的鬼怪神魔……

    ‘沙沙……’一阵极其细微的声响,将赵胜惊醒了过来。他赫然发现,他的卧室里,爬进来了很多的蚂蚁。

    他正有些好奇,只见那些蚂蚁,顺着墙壁,爬上了天花板,不一会儿,在天花板上组成了一副文字。

    ‘明日中午,老地方见!’

    这还真是活久见,蚂蚁还会传递书信。赵胜一骨碌坐了起来。他看着那些蚂蚁,排着整齐的队列,再度从天花板爬向墙壁,似乎要离开。他心念一动,右手一招,将排在最后的那只蚂蚁,用意念弄到手心。

    他瞪着眼睛,仔细的查看,果然这只蚂蚁有蹊跷,这不是真的蚂蚁,而是被人制成的,蚂蚁傀儡。能制作出这样细微的蚂蚁傀儡,做这个傀儡的人,可真不简单啊,赵胜想到。

    忘川城,吴天,同名同姓的家伙……一个个人物,一件件事情,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了起来。

    也许去见见那个家伙也不错,至少他没有害自己的心思。

    第二天,不到中午,他就去了小饭馆,他坐在前两次两人见面的桌子旁边,耐心的等着凡人赵胜的到来。

    一个伙计模样的人,把他带到了饭馆里间。还没有进到屋里,他先用神识侦查了一番。

    和他见面的,不是凡人赵胜,而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面色蜡黄中年女子。他心里咯噔一下,冷汗都冒了出来,他转身就想离开。

    “赵师弟,进来吧。”屋里面,那个女子轻轻说道。

    赵胜只当没有听见,急匆匆就想要离开。

    “我是你四师姐,五师弟,你不想见见我么?”里面那人轻声说道。

    四师姐?紫苏?赵胜一下子愣住了,他停了下来,转身折回了里间。

    紫苏取下了幻灵面具,露出了她的真容。赵胜不认识紫苏,紫苏化凡那会儿,他还没进神念宫。化凡后,紫苏深居简出,基本上,人不出百褶屋,赵胜更是没可能见到她。

    不过,他是听说过紫苏的,这一位曾经是神念宫第一美人,她虽然已经不在神念宫,但是关于她的传说,一直在神念宫流传……

    果真如传说中那样漂亮,不,应该比传说中,更漂亮才对。赵胜暗自想到,赵胜有些失神,脑海中漪念丛生。

    “小色鬼,想什么呢?”紫苏轻叱道。

    赵胜连忙收敛心神,尴尬的向紫苏赔罪。

    桌子上摆了很多,赵胜从来没有见过的美食,紫苏轻轻说道:“这些物什,外面不常见到,初次相见,也不知你喜欢吃些什么,就自作主张,这样安排了,还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赵胜道:“能够见到师姐就好,吃不吃,没关系的。”

    紫苏点了点头,先是问了问他的修炼状况,又问了问汪昉的情况。

    赵胜虽然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紫苏。本来,他还准备托凡人赵胜,带话给紫苏的。

    “四师姐,能见到你当面,再好不过,师傅他有危险,大师兄和我都有危险,还望你想个办法……”赵胜直言不讳。

    紫苏道:“老师他不愿意离开,我能有什么法子?再说我们这些徒弟,对他真的有那么重要么?大师兄重伤如此,二师兄、三师兄,更是抱憾离世,我也被奸人所害,化去一身修为,师傅是真不知道什么人所为么?他要做蒋家的忠臣孝子,由得他去做,我是没有任何法子的。”

    赵胜有些吃惊,虽然他和紫苏,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关于练复生师徒的事情,他可是听说过不少,紫苏可是练复生最疼惜的弟子,为了她,不惜一盏魂灯,屠尽整座劲草城……

    赵胜没有想到,紫苏会说出这样,无情无义的话来。

    “四师姐……”

    赵胜还想再劝劝紫苏。

    紫苏摆了摆手,道:“这些物什,在我们那里,也是稀罕物,就是天哥也舍不得吃,五师弟,你多吃点……”

    赵胜放下筷著,站起了身。

    “四师姐,我最后再称呼你一声师姐,赵胜我,虽然是个没本事的人,可我还是个有骨气,有良心的人。师傅对你恩重如山,你不饮水思源,报答他老人家也就罢了,还在这里编排他……我,我走了,我想,我们以后也不用再见了。”赵胜气呼呼说完,转身就想要离开。

    ‘啪、啪、啪……’紫苏轻轻拍掌,脸上露出微笑。

    “五师弟,看来,这一次师傅没有找错人,你非常不错。”紫苏笑道。

    赵胜不想跟紫苏多费唇舌,只想离开。不过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四个大汉,这四人明明只是凡夫俗子,不过这四人的手腕上,都带着让人心悸的奇怪护腕。

    赵胜皱起了眉头,他刚准备硬闯,紫苏在身后道:“救师傅,没有你的配合,是救不了的。五师弟,你凭什么就认为,我会见死不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