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二十八章 请婚假
    PS:这章有点少,昨晚睡着了,凌晨起来码的字。过会还要去上班,对不住了各位。

    陶成仁是九点钟到的酒吧,除了他之外还有他的女朋友苏绮兰,以前也跟陶成仁来过几次,跟酒吧里的人也比较熟悉了。看着两人亲你的牵手来到自己面前,沈放感觉自己好像约他们到酒吧来谈事是一件错误的决定。

    “没想到我今天居然会被人喂狗粮。”看着两人坐在吧凳上依然不舍得分开的双手沈放开口调侃道:“我说二位,你们也够了吧,再怎么说也是十几年的老夫老妻了,至于这么亲热么。”

    陶成仁将牵着苏绮兰的手举起来给沈放看。两枚闪亮的钻石戒指分别戴在二人的无名指上。

    “下定决心了?”沈放递给陶成仁一杯酒,揶揄道:“不再玩几年了?”

    陶成仁在沈放的肩膀上捶了两拳:“飘够了,绮兰已经等了我十几年了,也应该给她一个承诺了。今天我跟她求婚,她答应了。”

    “答应了?”沈放看着苏绮兰,“苏姐,你就这么轻易答应这小子了?”

    苏绮兰一脸幸福的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今天是跟我炫耀来了。”沈放看着陶成仁说道:“说吧,准备要什么结婚礼物?”

    “礼物随便,主要是我准备请婚假,我们准备要举行婚礼了,我要给她一场盛大的婚礼。”

    “也是应该的,苏姐这么多年的付出,必须一场盛大的婚礼才能嫁给你。”沈放说道:“等忙完奇异果这桩融资,给你放一个月的假,婚礼举行地点随你挑,找婚礼策划公司,费用我来出。”

    “那好呀,亲爱的,我们选马尔代夫还是夏威夷?或者是在欧洲选择一座古堡。”

    “马尔代夫吧,距离国内近一些,双方亲友也方便前往。”苏绮兰知道自己男朋友这段时间为了野狐狸公司能够成功投资奇异果出了很大力,3.8亿美元,这么大笔投资,公司老总给出一些奖励也是应该的。

    “那好,就马尔代夫。”陶成仁在苏绮兰确定好地点后,看向沈放说道。

    沈放看着他的表情,失笑着说道:“答应你的事肯定说话算话。你自己找一家大型的婚礼公司来策划,需要多少钱直接报给我就行。”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找家靠谱点的,说不定以后还能用得上。”

    “好的老板,我一定不会给你省钱。”

    沈放看着一脸幸福的两人也为他们高兴,有时候幸福感是会传染的,如果你身边的人都很幸福,那么你的幸福感也会逐步增加。

    “老板,你不是说你要送我们一首歌么?”对于沈放在音乐上的造诣,陶成仁是很清楚的,他跟苏绮兰说过后,两个人都很期待这首歌?

    “在这里?想听?”

    “嗯,很想听。”

    “那好吧。等张雷这首歌唱完,我就唱给你听。”

    张雷经过半年多的疗伤,已经逐渐从情伤里走了出来,三个月前又做了一次手术,现在除了不能负重外,腿部损伤已经基本痊愈。听方圆说,他在燕京城又找到了一份恋情,一个离异的少妇,在燕京有车有房,希望他也能幸福吧。

    张雷也是一个以民谣为主的歌手,现在演唱的是湾湾陶吉吉的《寂寞的季节》,略带沧桑的面容,在舞台中央的高凳上,抱着一把吉他深情款款的弹唱。优美抒情的旋律给这个喧嚣的夏夜带来了一丝的宁静。

    沈放发现从李夏立志参加《华夏好声音》后,自己酒吧的歌手就开始偏向于民谣路线。反常乐队里的两人以校园民谣为主,张雷也是,就连沈放有时在舞台上也是以民谣为主。

    这家以民谣为主的酒吧也在后海酒吧圈子里渐渐传播开来,现在酒吧里的常客大多是已经工作许久的精英人士与白领阶层,一天紧张的工作后,到这家略显文艺范的酒吧里喝喝酒,听听歌,说不定还能邂逅一段艳遇。

    等张雷演唱完毕,沈放端着一个酒杯来到了舞台中央,许多老顾客看到后都鼓掌欢迎。

    “谢谢各位,也谢谢刚刚给我们带来优美歌声的张雷。”

    “今天我有些伤心,同时又很高兴。”沈放看着舞台下倾听的顾客说道:“让我伤心的是我一个好朋友,要脱离我们单身狗行列步入爱情的坟墓了,以后再找他喝酒就不容易了。”听到沈放的解释,台下传来哄然大笑。

    “而令我高兴的是,他女朋友,也是我认识的一个姐姐,陪了他十几年,终于有了一个幸福的结果。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祝他们幸福。”沈放将酒杯举起:“为了祝贺他们,今晚所有消费全都免单。”

    沈放的豪迈,让整个酒吧顾客沸腾起来。沈放将喝过的酒杯递给台下的服务员,然后拿了一把吉他,坐在刚刚张雷的位置上。

    “我这个好朋友曾经给我讲述过他俩的故事,两个人平平淡淡的一起十几年,真的很不容易。”

    “世界上有很多的东西,

    你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你能带走的只有自己和自己的脾气,

    ……”

    陶成仁和苏绮兰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许多喝酒聊天的顾客也安静了下来,歌词写的很直白,却有是那么的深入人心。自己当时不就是因为年轻气盛,而选择了离职,多年的飘飘荡荡,不务正业,身边的这个女人就这么陪着自己,一路不离不弃。陶成仁忍不住将握着苏绮兰的手又紧了一些,苏绮兰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与他对视了一眼。

    “你曾拥有最美的爱情,

    你听过最美的旋律,

    触摸过一个人孤独的恐惧,

    也看到过最美的风景

    ……”

    “你已经三十四岁了,你到底还要拖到多久,老大不小了,你还能耽误几年呀。”苏母在房里对苏绮兰劝解的话依然回响在陶成仁的耳边。那时候他才真正的醒悟到,苏绮兰这个自己承诺要爱她一辈子的女人,已经等了这么久。

    “我跌跌撞撞奔向你

    你也不能一个人离去

    我们在一起说过

    无论如何一起经历了风雨

    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老去

    ……”

    有位很强势的女人说过:男人,你们要记得,一个女人如果看重感情,你给她足够的爱,她不会因为你没钱而瞧不起你。虽然这句话不全对,但是能代表大部分女性的观点。

    爱情只有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陶成仁真的很感激苏母,让自己没有在失去后才醒悟。如果没有听到苏母与她的对话,自己还会玩多久?她还会等自己多久?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累了,不想再等了,那自己又该如何生活下去。

    沈放以他独特的嗓音,低声吐露着这首歌平淡歌词里的那份深情与怅触。

    陶***得曾经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句台词:人生下来的时候都只有一半,为了找到另一半而在人世间行走。有的人幸运,很快就找到了,而有人却要找一辈子。陶成仁更是幸运的,在初中时期就碰到了人生的另一半,一直到现在。现在的他只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然后在一起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