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

    海云间会议,大家久久不能回神。

    箜慕篌不知想到了什么,叹气道:“计良人这只千年狐狸!”

    众人不解。

    箜慕篌捏了捏拳,“他找了一个反火国的名正言顺的理由!

    现在好多人都在骂皇帝。

    都知道他是被怨下狱!”

    众人急眼了。

    计良人这种人,一旦出手,便是大手段。

    “他会去哪里,如何起事,谁会助他?”

    可惜,无人知道。

    因为计良人已经把京都城所有势力的暗探拔除了。

    还是火国皇帝的禁军帮他一起拔除的。

    如此巧妙的心机,如同九连环一样。

    当下,不只想得比较深远的箜慕篌,就连那些个稍微短视的幕僚,都不禁胆寒。

    月倾城轻轻笑了,“其实,我比较想知道火国皇帝,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养大了一只狼崽子,现在,到反咬的时候了。”

    数日后,火国边境起事。

    火国守疆大将凌云被计良人策反,以清君侧之名北上。

    他们行动迅速。

    短短半月,便到了京都城外,不费吹灰之力,便破了城门。

    只因皇宫禁军经过上次的折损,还没来得及补充,且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从各方调动的人员,不知为何在半路上消失。

    而依然补充的那些,又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能发挥的也有限。

    再有,起事的不只大将凌云。

    还有边境的几个小国。

    火国内忧外患。

    凌云和计良人的清君侧大军入城那天,月倾城是站在皇宫附近的高楼上看的。

    她看到,计良人还是那身打扮。

    清冷如鬼仙。

    她看到,京都城的士兵,不堪一敌。

    火国皇帝引以为傲的皇宫禁军,拦不住他们的步伐。

    她看到,保护皇帝的大宗师临阵倒戈,剑指皇帝。

    还看到一声“投降不死”后,纷纷弃剑的臣子。

    还看到,计良人亲手将剑,割破皇帝的喉咙。

    而皇帝的头,便悬在皇宫外。

    更是看到,凌云忽然跪在计良人跟前,行“黄袍加身”之事。

    而一面陌生的旗帜,竖立了起来。

    亡国,烈国。

    原来,计良人竟然是烈国皇室遗孤。

    兵变时烈国皇后逃出宫后,留下的遗腹子。

    月倾城轻笑一声,悠然离开。

    海云间此刻也乱成了一团。

    见她回来,箜慕篌连忙道:“你怎么才回来,赶紧收拾,离开火国。”

    月倾城纠正道:“从今往后,便是烈国了。”

    箜慕篌一时哑然,还有些怅然若失。

    事情的转变如此迅速,连他都膛目结舌。

    箜慕篌道:“快别说吧,先离开京都城。按照计良人的为人处世,不追杀我们就是最大的仁慈。但不会任由我们久留。”

    月倾城说:“我们水宫不走。”

    箜慕篌看了看她,似乎看穿了什么,苦笑道:“我明白了。”

    月倾城:“嗯。”

    箜慕篌临走前,留下一句提醒。

    “当年烈国亡国,水国也曾有过瓜分之举。计良人既然是烈国遗孤……你,好自为之。”

    在月倾城的愕然下,他快意一笑……

    继而又苦笑一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