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良人无话可说。

    “大人。”

    屋外有人求见。

    月倾城说:“扰人幽会,这人好不识趣。计公公,我且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她跳窗而去。

    潇洒至极。

    计良人松了口气。

    那张白如死人的脸上,突然红起来。

    耳根也是。

    静了一会儿,一切如常,他才道:“进。”

    ……

    没几天,月倾城又在海云间的会议上,听说计良人被皇帝叫进宫了。

    出来的时候又受伤。

    其实就算计良人是头号敌人,海云间从前对他也不是如此关注的,好像每次都要谈到他。

    但近日,有关计良人的事实在太多。

    月倾城说:“这次总不会也是因为我吧?”

    众人答,说不定。

    且看皇帝会不会罚计良人三次吧。

    如果罚三次,必然便是因为她,因为她从慎刑司里逃了三次!

    月倾城也很好奇,会不会是这个答案。

    然后,散会后,她又去找计良人了。

    刚到他家附近,计良人便被人从马车上扶下来。

    到了地面,那手下还要再搀,被计良人轻轻挥开。

    他不需要。

    他一个人扛得住。

    他还没弱到这个地步。

    月倾城觉得这人还挺倔的。

    看他回到房,连坐下都困难,一个人在那里脸色阴沉。

    月倾城轻嗤一声。

    计良人警觉。

    便看到这女人从角落中出来。

    他讥讽道:“苏先生,还真是神出鬼没。”

    不得不警惕,他适才,并没有察觉到有第二个人藏在屋中。

    月倾城走过去,二话不说,将他按X在床上。

    随后,将他沾了血,仿佛要与肉粘结在一起的上衫扯开。

    血肉模糊。

    上回的伤应该还没痊愈。

    都泛黑了。

    放肆!计良人想挣扎,却无能为力。

    月倾城咬掉酒壶塞子,将酒倒在他背上。

    “唔……”

    计良人死死地抓着被。

    月倾城:“你再不注意,就烂了,到时得剪掉,多受苦啊,我会心疼的。”

    计良人将头转向另一边,听到她的话,默不作声。

    一次又一次,酒水洗刷他的背。

    月倾城从他兜里抽出一方洁净得不能再洁净的白帕子,将多余的酒抹去。

    然后,便打算功成身退了。

    “苏先生。”

    计良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月倾城回头笑道:“不用谢,我心眼好。”

    然而计良人想说的却是:“苏先生,在下不知你究竟意欲何为,奉劝一句,莫做无用之功!也莫要再出现在在下的眼前!”

    月倾城:“干嘛?你怕对我产生感情啊,到时舍不得对我动手?”

    计良人脸一沉,“绝无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月倾城,“我又不嫌弃计公公,我应是世上唯一一个不嫌弃计公公的姑娘吧,计公公却要将我赶走。”

    计良人深吸一口气。

    月倾城一笑,便走了。

    回到海云间,计良人为什么被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

    果然是因为她。

    但是,这只是皇帝表面上给的原因,连箜慕篌都忍不住让宫中的线人去查,查到了真正的原因。

    原来是计良人得罪了当红宠妃……

    皇帝为了宠妃责罚于计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