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 > 有趣的灵魂三百多斤 49
    月倾城说:“庄大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庄让诗还是细细地打量她。

    仿佛在追忆什么。

    许久,他才回神,说:“苏媚,我是你爹。”

    月倾城:“……”

    我才是你爸爸!

    “庄大爷在说什么笑话,我爹也在山庄。不如我带你去找他?找个大夫给你看看。”

    庄让诗匆匆走近,激动道:“媚儿,我真是你爹。”

    月倾城叹了口气。

    她才吃了东西,出来散步克化,正巧他戏没演完,索性就听他怎么编。

    “那封信是你让人送到我手里的?庄大爷,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希望你不要胡说。”

    庄让诗看她不相信,神色微黯。

    “当年,我和你娘……”

    他和苏媚的娘,并不是什么情人。

    年轻那会儿,他出门谈生意,不小心陷入江湖争斗。正巧苏媚的娘也卷入。

    两人不期而遇。

    都在迷宫里走不出来。

    所以他们相互协作。

    有回他在迷宫受伤,发烧醒来时,他赤着身子。

    地上有血。

    苏媚的娘就在不远处梳妆。

    以前他年少不更事,不知道那团血意味着什么,成熟些了才知道。

    可惜那时,苏媚的娘已嫁给苏岳瓷。

    现在有人告诉他苏媚的出生时间,他算了一算,可不就是那一次么?

    月倾城听完了,“所以,就凭一点血,你就以为我娘和你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庄让诗叹了口气,惆怅道:“斯人已逝,若是我早些知道……”

    月倾城说:“庄大爷,是谁告诉你我的生辰八字?”

    庄让诗迟疑片刻,摇了摇头。

    月倾城道:“是樾梨谷主吧?”

    庄让诗说:“媚儿,你为什么总是和樾梨过不去呢?以后你要喊她一声娘亲的。”

    月倾城瞬间恶寒。

    别说樾梨是他老婆,就是苏岳瓷的老婆,想叫她喊娘也是没门。

    她忽然想到,樾梨告诉庄让诗这件事,不会就是为了叫她喊她一声娘,以此来羞辱她吧?

    很幼稚。

    但樾梨那种疯女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你疯了。别说我不是你女儿,就算是,我也不会认你的。蝶剑山庄的大小姐和你们商行的私生女,哪个地位高,我心里有数。”

    庄让诗一愣。

    然后脸色铁青。

    “你是说,你为了身份地位,不想认祖归宗?”

    月倾城冷笑道:“话别说得太满,庄大爷,谁说我一定就是你的女儿,没有切实的证据,你最好考虑一下措辞。”

    樾梨想羞辱她,那她也不让樾梨好过。

    “庄大爷,你好像特别喜欢养别人家的孩子。我不是你女儿,你非要认。樾梨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你的,你非要为了她奉子成婚,你真是伟大啊。”

    “你乱说什么!”

    “我有没有乱说,你自己不会去查么?樾梨的蓝颜知己何其多,庄大爷你认为你何德何能,能娶到樾梨?还不是她为了要你当接盘侠。”

    说罢,月倾城转身离去。

    还没回到自己院,就听婢女说,苏岳瓷叫她过去,送一送樾梨。

    月倾城过去,发现庄让诗也在。

    他们两夫妻是一块儿来的,他去“偶遇”月倾城,本来就是以在山庄散步的名义。

    “媚儿,你去送送樾梨谷主。先前的误会,我和樾梨谷主已经解开了,她原谅了你,你切莫再任性了。”(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