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御兽进化商 > 第两千八百二十二章 留给你的辉月殿!
    夜倾月闻言勐然抬起头来。

    这道声音夜倾月简直再熟悉不过,这是月后的声音!

    无论何时月后的声音夜倾月总能第一时间听出来。

    对于月后会来找自己,夜倾月并不意外。

    在月后离开前,总是要和自己告别的。

    夜倾月实在没有勇气去找月后。

    月后来找自己,说明离别降至。

    这让夜倾月的眼眶不禁有些发干发涩。

    就在夜倾月准备起身去帮月后开门的时候,只见月后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不见面的时候还好,这一见面情绪翻涌,让夜倾月变得不禁有些失态。

    「夜凛,你原本的名字。」

    「比起你原本的名字,我更喜欢你现在这个为我所改的名字。」

    「倾月,我们幼时一路同行,成为强者后共同守护辉耀。」

    「我们一直都有着相同的目标,现在我们的目标出现了分歧,但各自也都有着各自的选择。」

    「就算分离也都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热。」

    「你契约了寿元鼠有了无尽的寿元,今后我们未必就真没有了再见的机会!」

    月后知道夜倾月不是钻牛角尖的人,并且有着自己的坚持与梦想。

    如果夜倾月不是一个有梦想有主见的人,在自己邀请夜倾月前往云外天域的时候。

    夜倾月一定会选择与自己同行!

    当下夜倾月的情感喷发,是因为夜倾月确实舍不得自己。

    月后又何尝不是舍不得夜倾月!?

    月后的性格冰冷,与月后的童年经历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幼时夜倾月是豪门大族的嫡系子弟,月后却是一个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弃子。

    若非是被那名身份神秘的老乞丐收留,月后也根本无法踏上缔造师之路!

    更没有办法契约到契合自己的灵物。

    月后一早便将心封锁。

    见惯了太多的世态炎凉,让月后不再奢求温情与真心。

    在被收留前,月后撑着孱弱干瘦的身子,曾经为了存活在垃圾桶里翻过别人吃剩的食物。

    那时的辉耀可远不如现在这般富庶与丰饶。

    这也是月后在收林远为弟子时,为何能够与林远共情的原因。

    只有体会过那种生活的人才能明白那种生活的艰辛。

    在这样的心态下,月后想的一直都是独善其身。

    远没有现在这般为了辉耀甘愿付出一切的信念与决心。

    月后的改变正是从夜倾月开始的。

    是与夜倾月的相遇让月后慢慢打开了心扉。

    如果不是夜倾月,月后也不会去接受那些同伴给予自己的情感。

    这一切月后从未对夜倾月说起过。

    月后也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将这种事情说于夜倾月去听。

    见到夜倾月脸上的表情,月后难得在夜倾月面前展露出了自己的情感。

    上前一步轻拥了一下夜倾月,在夜倾月的耳畔轻声说到。

    「倾月既然你不准备前往云外天域,不妨就留在主世界,争取让主世界朝着三级世界晋升吧!」

    「这是我特别留给你的资源,够你近千年用的了!」

    「既然你选择留在了主世界,不妨就做主世界的守护者吧!」

    「一旦主世界出现了异变,你都可以对主世界进行守护。」

    「旁人我都不放心,我只放心你!」

    月后的心里是希望夜倾月与自己同去云外天域的。

    可在夜倾月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后,月后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安心。

    林远为了主世界的安全留了很多手段。

    林远重用的那些人月后没有机会了解。

    但月后知道,无论怎样夜倾月都不会做危害主世界,危害辉耀的事情。

    这不仅是朋友间的信任,对于月后而言自己与夜倾月之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灵魂伴侣了!

    这种情谊超脱了友情和爱情的范畴,只有拥有过这样情感的人才能够理解。

    夜倾月闻言狠狠的抽动了两下鼻翼,随即笑着说到。

    「唏月,有我在你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小远让我契约的寿元鼠,让我拥有了无尽的寿元。」

    「待主世界进阶,我也并非没有前往云外天域的机会!」

    「等我前往了云外天域,我们或许还有再见的时候!」

    「到那时让我们再相聚吧!」

    夜倾月说这番话的时候,嘴角是颤抖的。

    夜倾月终究还是舍不得,但是也清楚这种离别是无可避免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笑着送月后离开。

    「唏月,想必前往云外天域的日期已经定下来了。」

    「你何时准备离开?我会去亲自送你。」

    月后闻言眸光定定的看着夜倾月,半晌后才轻声说到。

    「五日后我会从辉耀出发与小远一同离开。」

    「这几天我不妨就住在夜央宫。」

    「这个时节你埋在未央池内的月夜酿是最好喝的时候。」

    「我们不妨饮酒作乐!」

    「真要说起来,自打成为了冕下我们已经好久都没有谈过心了!」

    夜倾月闻言再也忍不住,眼眶中一瞬间噙满热泪。

    眼前月后的身影也不再如同之前那般真切。

    月后在离别前的五日待在自己的夜央宫,说明自己才是月后最大的牵挂。

    这就够了!

    「唏月我这些年的月夜酿都是为你埋得。」

    「每年都会埋下三十坛。」

    「未央池内葬着隆冬时节寒梅捎上的瑞雪。」

    「我去把最老的那几坛取出来,我们喝。」

    「余下的月夜酿不妨你都带走吧,什么时候想起了我就小酌一杯。」

    「没有你我也没有心情去喝用我们的名字命名的酒。」

    月后听到夜倾月的话轻声笑了笑。

    「每年埋下三十坛,至今也才一千多坛而已。」

    「若是我想起你便小酌一杯,怕是要不了多长时间所有的月夜酿就都被我喝光了!」

    「在我走后倾月山上的辉月殿再没有了人居住,不妨就将辉夜殿留给你。」

    「辉月殿的景色可比你这夜央宫好的多!」

    夜倾月抬手揉了揉发酸的鼻子,将所有的不舍与思念尽皆压在了心底。

    扯下了脸上的面纱,笑着说到。

    「唏月,就算你不将辉月殿留给我,在你走后我也一定会将辉月殿据为己有。」

    「不可能把这个世界上留下你最多气息的地方拱手让人!」

    月夜酿被夜倾月取了出来摆在两人面前,这一夜月后和夜倾月都喝的酩酊大醉。

    两人在成为冕下后,还从来没有如此放纵过。

    第三日夜倾月将杯中刚倒满的月夜酿一饮而尽,随即说到。

    「唏月,寂长灯对你是真心的。」

    「这次要走你可有去见见他的意思?」

    月后闻言直接摇了摇头。

    「寂长灯就不见了吧!」

    「我不去见他对他来说才是一件好事。」

    月后是清楚寂长灯对自己的心意的。

    寂长灯已经不止一次的对着月后表白过了。

    月后每一次都很明白的拒绝了寂长灯,没有给寂长灯留下任何的念想。

    这些年是寂长灯执意如此。

    现在这个时候月后若是去见寂长灯,便等于是给寂长灯留下了遐想的空间。

    在整个主世界,除了夜倾月月后已经再没有了任何执念。

    月后最大的执念林远,会和月后共同前往云外天域。

    在月后待在夜央宫的这段时间,林远也带着楚辞前往了厨香宫。

    楚辞对父母没有什么印象,对李叔和张婶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楚辞没有把李叔和张婶当成父母,却也着实把李叔和张婶当成了十分重要的长辈。

    这些年楚辞前往厨香宫看李叔张婶的次数,要比林远更多一些。

    「哥,等我们前往了云外天域,像李叔张婶他们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吗?」

    林远闻言伸手摸了摸楚辞的脑袋,压下了楚辞头顶的碎发语气极为认真的说到。

    「我不敢说一定没有了再见的机会,但是短期却是没有了再见的可能性。」

    「这是李叔张婶自己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他们的选择才对!」

    「李叔和张婶都契约了寿元鼠,若是我们再有机会回到主世界,张婶李叔肯定是还能够见到的!」

    一个刚刚晋升的二级世界,想要晋升为三级世界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

    平心而论,林远也不太希望主世界因为自己的原因迅速朝三级世界晋升。

    晋升到了三级世界,便不再属于受到保护的范畴。

    三级世界与三级世界间会发生碰撞。

    一个被高端力量支撑起的三级世界,与逐渐经过积累发展起来的三级世界是截然不同的!

    这样被强行提升起来的主世界很难与其他的三级世界竞争。

    而不晋升为三级世界,李叔,张婶等人就不可能脱离主世界进入云外天域。

    听冬所说,想要前往一个二级世界并不容易。

    一来需要驾驭一个足够强大的虚兽。

    二来实力还不能够超出这个二级世界世界意志的承受范畴。

    只有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够在二级世界中往返。

    然而冒然通过虚兽降临一个二级世界,很难逃脱东时空的主宰势力的探查。

    主世界在云外天域当下以属众目睽睽之地。

    林远为了主世界的安全,不可能再将主世界暴露在云外天域各大势力的视野之下。

    如非必要,就算林远拥有了能够在主世界与云外天域往返的虚兽,也不会轻易的前往主世界。

    林远不是突然前来拜访的。

    在拜访前,林远特意的打了招呼。

    拜访长辈提前打个招呼,能够表示对长辈的尊敬。

    李长林知道林远要带着楚辞过来告别,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李长林向来都是一个心宽的人,面对离别看的既透彻又明了。

    林远前往云外天域,将会前往一个更大的平台,得到更广阔的发展。

    对于这种情况自己不仅不应该难受,反而要恭喜林远才是。

    像自己的师傅厨尊就因为小师弟宗泽准备离开,随林远共同前往云外天域而伤心不已。

    这老东西还真是看不开!

    自家的老婆子也跟她爹一个调性。

    不光要为了宗泽离开不舍,更要为楚辞和林远离开不舍。

    自己带着老婆子离开厨香宫的时候,厨尊还没有收宗泽为弟子。

    自家老婆子对宗泽是在重回厨香宫后,才把宗泽当成小师弟看待。

    真要说起来自家老婆子对林远,楚辞的感情要深得多。

    面对林远的到访,厨尊亲自露面接待了林远。

    虽说是林远带走了宗泽,让厨尊颇为不舍。

    但厨尊却清楚,云外天域更适合宗泽发展。

    月后跟随林远一同前往云外天域,多少也会照顾一下宗泽这个小辈。

    厨尊在见过林远这个小辈后便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了自己的女儿和大弟子。

    宗泽本来想要留下,却也一并被厨尊带走了。

    宗泽被厨尊给予厚望,说是当成孙子养也一点都不为过。

    这几天的时间厨尊会对宗泽进行最终的教诲。

    宗泽到了云外天域,厨尊就算想要教导宗泽也做不到了。

    林远看到面前这个素日豪爽的女子眼眶发红的看着自己和楚辞,赶忙给张婶夹了一块色泽被煎成了红金色的猪肋排。

    「张婶我记得你特别爱吃李叔做的这道菜。」

    张莺闻言白了林远一眼,给林远夹了两块红烧肉,又给楚辞盛了一碗鱼头汤。

    「小远你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这次你走了之后可就再没机会吃到你李叔做的菜了!」

    「你和小辞这次一定要多吃一些,到时我和你李叔会动身为你送行。」

    「你和小辞要走我管不着,可你却不能不让我和你李叔去送!」

    林远夹过张莺递来的红烧肉就和米饭拌在了一起。

    酥烂的红烧肉拌饭是很绝的味道。

    林远在享受着与张莺和李长林相处的时光。

    楚辞别看小小的年纪,同样能够认的清离别的含义。

    楚辞也在享受着与张莺,李长林最后的相处。

    这顿饭吃完,林远带着楚辞陪张莺,李长林聊到了深夜。

    便折返回了归远庄园。

    这几天的时间林远需要重新确定一遍即将前往云外天域的人马。

    作为天空之城的主宰者,林远会与每一名白衣从者通过心念信纸进行一次沟通。

    看看这些白衣从者们在最后的这几天里,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一部分白衣从者在主世界是有家人的。

    林远会给这五天的时间,正是为了让这部分白衣从者们完善对家人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