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王者荣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电竞选手中的聪明人
    玄武国的电竞选手郑韩铭是一个聪明人,只有这种聪明人,才能在电竞方面取得大的成绩。

    玄武国的电竞选手蓝蓉蓉,他们很努力,这些电竞高手,对于那个魏泰强他们来说非常重要,但是那个郑韩铭却和蓝蓉蓉他们不同。

    因为,那个郑韩铭他给了魏泰强惊喜。

    郑韩铭对魏泰强说:“我愿意帮助你对付那个和你作对的人。”

    魏泰强说:“好的,那我们就试试,看我们可不可以对付那个涂土桥和罗现,以及曹窖他们在灯塔国的联手。”

    郑韩铭对魏泰强说:“你给我足够的信息,我召集一帮电竞选手,彻底收拾那个涂土桥他们。”

    那个魏泰强提供的情报,让郑韩铭感到吃惊,因为他发觉那个涂土桥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被他击败。

    不过,郑韩铭还是说服了那个蓝蓉蓉,他想利用那个所有的不得志的半职业电竞选手,一起对付涂土桥和罗现。

    当罗现知道这个消息后,他立刻召集了一批电竞选手,他要彻底打败那个郑韩铭。往前走,就进入了这个地下室的核心部分,一个还没整修完墙壁的大厅,现在里面黑压压地挤着男人们,布满丁罐头盒,香烟,啤酒瓶,还有一堆堆乱放着当桌子椅子甚至是床的箱子,空气里弥漫着酒味烟味各种臭味混合在一起的烟雾,可年轻魏泰强像是根本没察觉到,依然沉静地走了进去。

    看见有人进来,门口几个耳朵上夹着香烟,嘴里也抽着烟正在打牌的男子都侧过头来看,懒洋洋地站起来给他们让路,先前说话的那个男人又是冷笑一声:“薛余浪,你这里的人,都像来度假一样快活啊。“

    壮汉吹了声口哨,就在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上,忽然有一块掀开了,里面一个黑色的人影把上半身倒着垂下来,算是跟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很快又缩了回去,那块天花板也重新盖好,灯光下看起来,天衣无缝。

    “我可是老手,你们的车还在一百米之外,我就知道了,楼里有三个暗哨,进了门,还有两个,放心吧,咱是行家。“薛余浪得意洋洋地吹嘘着,用脚拨开挡路的人往里走,“走吧走吧,到我那里去。“我没时间睡觉。“涂土桥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齿,“有人还在等着我的回应呢,今夜注定有很多人睡不着,也有人长眠不醒。“

    “狗屎!那我去睡觉了。“曹窖转身就走,不想再跟他废话,涂土桥没有阻拦,他是想跟曹窖多聊几句的,毕竟今天难得地在小野马的眼睛里,发现了那么一点对自已的关心呢。

    但是……身体状况,好像真不允许,自己还有很多,远比驯马更重耍的事情要做,让他去吧,反正他,迟早也是自己的。

    “堂?莫拉里纳。“薛余浪匆匆地走过来,神色有些不安,“我们得谈谈,关于新保镖的事情,曹窖,你留下来。“

    曹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立刻就掉头跑了回来,涂土桥心里有一丝不妙的预感,他严厉地打断了薛余浪的话:“薛余浪!有什么话到书房里去说。“

    “一分钟就够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压力最大的就是负责保安的薛余浪了,老搭档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知死活,还损失了两个兄弟,他的脸上跟菲力一样没有了表情,一种近乎呆滞的平静,“我需要人手,魏泰强需要保镖,曹窖这一段时间的训练成绩很好,从现在起,你担任魏泰强的贴身保镖。“

    “不行!“曹窖脸上的兴奋之色刚一闪,涂土桥就断然拒绝,

    他磨磨蹭蹭地换下衣服,已经到了出发时间,涂土桥坐进车里一会儿了,才看见他从厨房出口跑了出来,黑西装,白衬衫,黑领带,明明都是一样的装扮,却帅得让涂土桥有一分钟的窒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开车吧。“他等曹窖坐进身边之后,玩笑地说,“我不该带你去的,曹窖,你完全抢掉了新郎的风头,也许新娘会约你私奔呢,

    “这酒真不错。“涂土桥不答他的问题,巧妙地转开身子,从侍者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金黄色的香摈,“也许我该去约束一下我的手下,别让他们喝得太多。“

    “说到这个,我注意到你的小伙子们里有一张陌生的面孔。“亚尔迪狡猾地眨着眼睛,“要小心!我的孩子!!要小心!听老亚尔迪叔叔的话吧!不是西西里人就不能相信!“

    涂土桥耸耸肩,没有回答他,他的目光停留在远处的曹窖身上,长着一张异国漂亮面孔的他现在正硬地站在园子一角,被几个新娘家的表姐妹唧唧喳喳地包围着,平时的粗野蛮横现在都不见了,四处游戈的目光竟然有一丝求援的尴尬。

    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刚要举步走过去给曹窖解围,忽然感到似乎在人群中有相当不友好的视线投射在他身上,年轻魏泰强继续维持笑容不变,用目光扫视了一圈,果然,有几个穿着礼服的男人,都是他很熟悉的面容,一边谈笑着一边毫不掩饰地对他露出绝对不愉快的眼神。

    收回了迈开的脚步,涂土桥只是对薛余浪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援助曹窖,自己依旧周旋在宾客中,谈笑风生,即使面对自已的强敌和生死对头,照样彬彬有礼地寒喧着,完全是无暇可击的社交风度。

    他走到花园里的长桌前拿盘子的时候,薛余浪带着曹窖匆匆地走了过来,装作要为他服务的样子,低声说:电竞大亨,我有一点担心。“

    “是吗?“涂土桥笑着把盘子递给一边的曹窖,“请给我拿点摩卡蛋糕,谢谢……有什么不对吗?“

    “那些人……“薛余浪用下巴指着刚才聚集在一起的年轻男子们,语调压得很低地说,“似乎对您有很大的敌意。“

    “是吗?其中包括新郎,在这个如此美妙的日子里,他竟然表现得这样凶恶,我真替他的妻子难过。“涂土桥接过曹窖臭着脸给他拿了满满一堆小蛋糕的盘子,“谢谢,曹窖,你真是体贴人,知道我饿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