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2143  惊信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永远无法知道,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个会先来。

    当失去聊天兴致的萧寒与刘弘基各自回营睡觉时,几骑快马,也正疯狂的沿着驰道,向长安奔来!

    “驾!驾!驾!”

    在黑夜里跑马,向来是最忌讳不管不顾蒙头狂奔的,但这几匹快马上的骑士,却是丝毫不管那漆黑的天色!黑暗中,只能看到几双泛红的眸子,正死死的看向前面的模糊的道路!

    而手中的马鞭,更是一下一下的抽在了快马的身上,将这几匹算不上好的驿马,驱使的浑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连那大大的马嘴,都不时吐出几点白沫!

    身下的马快要力竭了!

    这是在驿马吐出第一点白沫后,骑士就已经发现的问题!

    原本,这种事情并不该发生在他们身上。

    作为一个合格的红翎信使,熟识身下的马匹,知道它的马力,永远是他们的第一课!

    那些老信使曾不止一次的告诉他们:纵然传递再急的信件,也必须要顾惜马力!最少,也要赶到下一个驿站才行!

    否则,几十里路凭着两条腿跑,就算是铁人,也要将腿跑废!

    但是,今日身上的信太急了!急到他们几个都忘记去询问驿使关于马的情况!

    结果等他们发现马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就算是那时候放缓速度,也绝对到不了下一个驿站!

    “再坚持一会!坚持看到村子就行!”

    擦了把随风飘到脸上的白沫,骑士口中低低的咆哮一声!如今,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前面的村子里!

    只要能到村子里,他就有把握能在村子里能找到马,不需要太多,三两匹足够!哪怕就算能找到一匹!也能让他跑到下一个驿站!而到了哪里,就代表长安已经近在咫尺!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骑士的祈祷!

    就在他心中暗暗发狠之际,身下的奔马突然间竟长嘶一声,原本有些减缓的速度又陡然增快了许多,驮着骑士飞一般的狂奔出数百丈远,将同行的几个骑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只是可惜,这般的狂奔,并没有坚持多少时间,眼看前面驰道路旁,已经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骑士身下的驿马竟然一个踉跄,轰隆一声,连人带马,重重的摔了出去!

    这一下摔得极狠!

    高大的驿马重重的栽在了坚硬的路面上,那天长长的脖子也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扭曲着!大片的鲜血,从脖子底下流了出来,转眼间便染红了周围的土地,被清冷的月光一照,显得分外妖异。

    而在马摔倒的时候,马上的骑士纵然经验丰富,已经猛的从马背上跳起!但是身体已经被吹的有些僵硬的他,依旧免不了重重的砸在地上,当场就给自己摔了一个七荤八素!

    也幸好,此时天气寒冷,骑士身上穿的衣服很多,这才硬扛下这一次摔击。

    否则要是夏天的时候,骑士这下就算不死,也要浑身滚成一个血葫芦!

    “嘶……”

    吸着冷气,被摔得脑袋都有些发晕的骑士很快就撑着身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身来!

    但他爬起身来第一件事,并不是检查自己的身体,而是先伸手入怀,摸了摸那一小节坚硬的竹棍。

    等发觉竹棍无碍,骑士这才抽着冷气,打量起了四周。

    不过,他不打量还好,这一打量,当即就察觉出不对!一抹彻骨的寒意,从他的心底猛的升了出来!

    “不好,有人!”

    作为也曾经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老兵,骑士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股寒意从何而来!

    原本他还想摆出一点防御姿势,但是身上的疼痛让他明白,自己做的只是徒劳!

    别说对方也是一个透着杀气的狠角色,就算他是一个普通人,要真想对他不利,他也根本无力抵抗。

    “你是谁!为何在这夜里行马?”

    黑暗中,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勉强站立的骑士只能听到对方那不含一丝感情了冰冷问话!

    “吾乃红翎信使!有急报在身!”轻吸了一口气,信使忍着疼痛,立刻报出了自己的身份!

    “红翎信使?”

    果然,在听到这四个字后,对方的声音明显缓和下来。

    作为一个极特殊的职业,在这时代,红翎信使就是一个活着的通行证!任何人遇到了,都必须让路通行!甚至就连无恶不作的山贼土匪,都不会劫掠红翎信使!

    因为他们劫掠普通人,顶多会引来官府的追捕,但是一旦动了红翎信使,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大军对其不死不休的追杀,这笔买卖,傻子都知道划不来。

    “噔噔噔……”

    这时候,又有几骑快马的声响起,却是其他几个被甩在后面的骑士,这时候也陆续赶了过来。

    他们一来,就接着微弱的月光,看到老大的马已经摔死在了路边,而老大也似乎正与人对峙!

    几人当即大吃一惊,急忙停住了战马,反手拔出马刀,雪白的刀身反射出冰冷的寒意!

    “别管我!你们快走!”听到背后的这些声音,骑士也知道是同伴到了,急得他立刻扭头低吼一声,催促同伴丢下自己,快些将消息传递出去!

    只不过,这些人身下的驿马一直跑,不停歇还可以。

    如今这么一停下,任凭那些骑士再如何脚踹鞭打,却是再也不肯向前一步,大大的马眼睛里,开更是始不住的往外流泪。

    “这些马已经废了!既然你们是红翎信使,那就先骑我们的先走吧!”

    就在几个骑士心急如焚之际,一个清越的声音却从那黑影后面传了过来。

    “真的?你把马借给我们?”

    听到此人的话,原本近乎绝望了骑兵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死死的看向黑暗中的那人!

    而说话那人却也没有废话,直接回头冲着那有着星星点点篝火的地方吼道:“胖子!胖子!死了没?没死的话,去牵几匹马过来!”

    “喏!”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不远处的那些篝火旁,有人立刻高声应了一句。

    紧接着,就有低低的嘈杂声,呵斥声顺着夜风传来!

    很快,几个焦急的骑士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牵着三匹马,正气喘吁吁的朝着这里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