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异世丹帝 > 第2024章选择!
    第二峰有特意关押人的地方,这么多人难免有人犯错,有叛徒,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

    不是每个人犯错都有面壁思过的机会。

    关押之处在第二峰的半山腰,那里有一些地方被掏空,打造成一间间密室,一间间牢笼。

    东方白连夜被关起来,外面有弟子把守。

    火把招摇,十分明亮。

    东方白坐在地上,心平气和,没有急躁担心。

    既来之,则安之。

    三天时间而已,一晃而过。

    这三天,或许是做给刘管事看的,但也不免其他。

    做给刘管事看的几率很大很大。

    东方白是个宝,大长老再傻,不太可能拿东方白开刀。

    无论出于第二峰的角度,还是整个天地门,东方白都不能有闪失。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静观其变!闭上双眸,开始练功。

    到了下半夜,半山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出现,在东方白的意料之内。

    大长老!只见他走到东方白的密室门口,顿足停下。

    东方白缓缓睁开双目,微微一笑。

    “大长老,这个时间还不休息,来到这关押之地,是不是想说些什么。”

    “确实有点事。”

    大长老点点头。

    “说吧。”

    “快人快语,老夫就喜欢这性格。”

    大长老哈哈一笑。

    “东方白,老夫想得到一句实话,刘峰是不是你杀的?”

    “大长老,刘峰是你弟子,你对他真的了解吗?”

    东方白反问。

    “以前了解,现在不敢说。”

    大长老实话实说。

    东方白斟酌一下,“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相不相信又如何?

    我如果想给徒弟报仇,在第二峰之中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什么证据。”

    “想杀就杀了,谁也不敢说三道四半句。”

    话说的霸气!“这倒是实话。”

    东方白不可置否道,“换个角度,如果有人掳走你婆娘,并打算做些畜生行为,你恨不恨?”

    “恨!”

    大长老坚定道。

    “做完禽兽行为,还想杀人灭口,如此行径,此人该不该杀?”

    “该!五马分尸,凌迟处死也不为过。”

    “这不就得了。”

    东方白摊摊手。

    两人都是聪明人,一些话不必摆在明面上说,其中之意听的懂。

    大长老脸色难堪,在牢房外蹉跎几步。

    如果东方白说的为真,那刘峰确实禽兽不如,道德败坏。

    关键他是自己弟子,不是外门或者内门一些人。

    刘峰是自己一手调教起来的,徒弟干出这事,他脸上无光,更替之丢人。

    “你说的可是实话?

    千真万确?”

    大长老胸膛微微起伏。

    “我可以发道誓,如有半点谎言,全家必死,包括刘峰前去我府上要丹一事。”

    “句句真言,句句如实。”

    “本少刚来第二峰,不愿惹麻烦,更不愿与人为仇,别人对我好,定会双倍奉还。”

    “若是对我不敬,无理搅三分,我也不怕谁。”

    “关于刘峰,本少至始至终自认为没错,有些人该杀,该死。”

    “触碰底线的事,结果再惨也与人无尤。”

    一番话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本少相信大长老会公平处理,妥善安排。”

    “若必须让本少死,我无话可说。”

    此话说了一半,若让东方白死,他必反水,不会任人宰割。

    白大少的反扑,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得住。

    “好,老夫明白了。”

    大长老叹息一声,转身往外走。

    不出五步又停下了,“你安心待着,三天之后,你会安然无恙的出来。”

    “谢谢大长老。”

    “不必谢,你在这里注意一下,有人发疯,会不顾一切。”

    暗有所指啊。

    “能留一命,尽量留他一命,毕竟也是个老人,在第二峰任劳任怨数百年。”

    大长老指的是谁,大家心如明镜。

    无非就是刘管事。

    世上最悲痛的事,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唯一的儿子死了,刘管事岂会善罢甘休。

    换做谁,也不甘心。

    在这件事上,大长老选择了东方白。

    其实,大长老才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

    想让东方白死,直接扬言刘峰之死乃东方白所为,嘴巴一偏向,在缘由上稍微倾斜,白大少便是众矢之的。

    想让东方白活,他根本不用做什么,没有证据的事,谁也不能怎样。

    刘管事挑不出大长老的毛病。

    一切都在大长老权衡之后,才来的半山腰。

    当然,东方白的能力也让自己有了一席之地。

    狗屁不是,杀了大长老的弟子,不管你有没有理由,是不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都必须死。

    在第二峰,大长老就是理。

    ……就这样过去了两天两夜,几女每天都来看望一下。

    见到东方白安然无恙,也放心了。

    吴一搏也来了一次,并且去大长老那里求情。

    大长老只字未提,未给出什么结果。

    一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东方白最终被放出来,大长老总不能直接给吴一搏说吧?

    那样显得一点正事没有了。

    第三天,夜幕降临,天色暗淡下来,第二峰像一个美丽的仙子,远远望去朦朦胧胧,美轮美奂。

    东方白还是老样子,盘坐练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外面守护的四名弟子突然脑袋一沉,昏迷过去。

    来人一袭黑衣,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脚步轻快,直冲进入。

    当见到东方白,杀气难以掩盖,一双眸子迸射出冰冷寒光。

    不用说,此人的目标正是白大少。

    东方白睁开眼眸,不慌不忙的站起来,“你来了。”

    “是,我来了。”

    来人毫不避讳,也不掩饰。

    “为了你儿子刘峰一事?”

    东方白此话点出了对方的身份。

    “不错!”

    刘管事大胆承认。

    “行,儿子死了,不管对与错,作为父亲都要报仇。”

    “这一点本少可以理解。”

    “你知道就好。”

    刘管事一直盯着东方白,自从来到此处,就没离开过。

    可见他有多恨!“来吧,让本少见识一下你内门管事的实力。”

    “老夫不会让你失望,我儿子也不会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