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两千三百三十二章:家破人亡聚宝盆(8)
    做完这番操作,乔木内心的怒火才算是稍微发泄了一些,然后还转身跟李红岩解释了一下她的行为。

    其实她不解释也没什么。

    因为李红岩又没瞎,此时能够很清楚的看见秦王有多么的痛苦。

    整个人都在疯狂的抓自己。

    要不是被乔木点了哑穴,估计痛苦的哀嚎声都能响彻秦王府了。

    “这么看的话,就让他这么受着苦,不让他死去,反倒更折磨他。

    只是,万一有人能解毒……”

    李红岩虽然也觉得乔木这么折磨秦王,让他生不如死的确是个好主意,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万一秦王被人救了,然后宣武帝又以举国之力找到了什么神医帮他解毒。

    或者帮他缓解痛苦。

    那秦王岂不是就解脱了。

    如此,他又如何能甘心?

    那些死者又如何能够瞑目呢?

    “哦,你不用担心,先不说有没有人能解我的毒,和在他身上施加的手段,光是他这个人,我也不可能让他依旧留在这边,或者让他被宣武帝救走,去接受治疗之类的。

    他的手筋已经被我挑断了。

    舌头待会也会割掉。

    之后我会将他运送到比较偏远的地方,让他在那边,自生自灭!”

    对于自己的手段,乔木还是相当自信的,而且为了防止宣武帝为了解除自己儿子痛苦,亲手杀了儿子,乔木并不准备把秦王留在这。

    而是打算把他运到偏远的地方当乞丐,当一个手筋被挑断,没有办法写字画图,也没有办法说话。

    同时还饱受折磨的乞丐。

    为了防止他死去,乔木还准备特地留一个微小型的傀儡机器人放在他的身上,偶尔给他喂一点营养剂,确保他不会饿死或被人杀死。

    也好让他多受一段时间折磨。

    当然了,这些就没必要说的太细了,说的越多需要解释的越多。

    刚一解说完,乔木耳朵就很灵敏的听到外面有了嘈杂声,因此立刻毫不耽搁的伸手就卸下了秦王的下巴,并且把他的舌头拔了,随手扔到一边,然后又撒了点药粉进去替他止血,防止他失血过多死亡。

    做完这些,她才又叮嘱说道:

    “应该有人发现外面的侍卫被我杀了,你暂且在这边呆着,我出去把王府清理干净,再来接你离开。

    不要担心我的安全,王府这些侍卫对我而言,不过是蝼蚁罢了。”

    说完乔木就迅速离开了密室。

    上去开始大开杀戮。

    对于乔木而言,一个望气术足以让她辨明所有人的功业,因此她杀人选择也很简单,但凡是身上有业力,有孽力,有怨气的,就都可以杀,都代表他们的身上有人命。

    最后有沐家血脉的王府主子。

    也就只剩个三岁庶子。

    身上算干净。

    不过他这岁数想不干净也难。

    对于这孩子,乔木没动手,这时候该杀的也都杀了,所以她当然是立刻转身重新回到先前的密室。

    让她提前取出来的机器人。

    将秦王送到偏远地区。

    而她则是把李红岩接出来。

    并且索性趁着天色还早,附近一个花楼的文会才刚开始没多久。

    特地从企鹅农场当中取了个轮椅出来,将李红岩安置在轮椅上。

    随后把他直接推往那栋花楼。

    到了地方后,接下来自然就是李红岩发挥的时候,随着乔木帮他把遮掩他目前身体残缺的黑幕布掀开之后,现场立刻掀起了尖叫声。

    大家都跟看到怪物似的。

    发出害怕畏惧的尖叫声。

    虽然李红岩很惨,但是很多人在突然看到他现在形象的瞬间,并不会立刻生出怜悯之心,只会生出恐惧害怕之心,这是人对于同类身体残缺的天然恐惧,如果有衣服挡着,大家感觉还会好点,可能还会立刻生出怜悯之心,但是在没有衣物遮挡的情况下,突然直视伤残的部位,第一反应是害怕也很正常。

    不过害怕惊叫之后。

    很快就有人通过李红岩勉强恢复的模样认出了他,不敢置信道:

    “李大人,你是李知州大人?

    您没死?”

    有人这么问出声后,在场为数不多几个曾经见过李红岩的人,也立刻反应过来,并且凑近看了下。

    随后就有人愤怒不已的问道:

    “李大人,您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些山匪未免也太残忍了。

    您是不是要我们帮忙,帮忙找本地府尹发兵剿灭山匪,还是要……”

    “那些山匪真是胆大包天。

    竟然敢对朝中大臣如此……”

    在场这些文人,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还都是没有进入官场的年轻人,所以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比较青春热血,没被社会污染的。

    故而此时立刻就根据先前获知到的一些消息,脑补了一番,并且一个个义愤填膺,表示愿意帮忙。

    “不是,我不是被山匪所害。

    我是被秦王所害,我全家包括奴婢在内,除我外共计二十三口。

    全部都被秦王所害。

    我之所以变成这样,也是秦王所害,我这次乃是侥幸得义士相助才能逃出秦王府,我也不敢奢望秦王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只希望能将秦王罪行,全部都昭告于天下。

    这是我找到的证据。

    还望诸位为了正义帮我传播!

    在下多谢了!”

    李红岩此时那是紧闭嘴巴,一边用腹语术悲呛的说着遭遇,一边借着乔木的手,将乔木整理复制了许多份的证言和证据发放了下去。

    然后还又低头鞠了一躬。

    要不是乔木护着。

    他都能摔下轮椅。

    “秦王竟然如此嚣张……”

    “不对啊,大人您没有张嘴是怎么发出声音的,难道是后面那人?”

    有人听了义愤填膺。

    并且暴怒不已。

    也有人虽然愤怒,但同时也注意到了李红岩没张嘴发声的情况。

    颇为好奇的直接问了出来。

    “秦王为了虐杀我,割了我的舌头,我现在是用传说中的腹语术与你们说话,所以腔调会有些奇怪。”

    说着这些内容的同时,李红岩还张了张自己的嘴巴,让大家看看他空空如也的嘴巴,他都已经是现在这样了,哪还用得着不好意思展示自己的残缺,他可是受害者诶。